|試閱|《傲嬌灰姑娘》1-1

《一》


  「你們這兩個蠢蛋——!」震天的怒吼聲響徹雲霄,其威力之大,讓地面上的所有東西全都隨之劇烈一震!

  此時,一個身形矮胖,留著一把及地山羊鬍的禿髮老人氣得脹紅了臉,細框眼鏡後的那雙眼彷彿是要把眼前的人瞪穿似的凶狠,就算不看在他頭頂上直直冒的火花,也能從他渾身顫抖的身子看出他有多麼憤怒,「你們要把對方的眼睛戳瞎也好、手砍斷拿去餵狗也罷,但為什麼這裡空曠的草地多的是,你們就偏要跑進那裡開打?!」他邊破口大罵邊用肥短的手指顫顫地指著跟前的犯人。

  普林斯揚起了一個含著抱歉的微笑,通常只要露出這樣的表情,十個裡頭有十一個的人都會因而對他心軟,「班頓先生,我們也不是故意——」

  碰!


  一聲巨響毫不留情地震斷了普林斯的話,老人很有魄力地以手中權杖敲擊地面的聲響堵住了那精靈的油嘴滑舌,「……如果這次的事情是故意的,你們以為現在還能站在這裡跟我講話嗎?」班頓咬牙切齒地將這句話從齒縫裡擠出,那呲牙裂嘴的猙獰表情,好似想把他們碎屍萬段。

  「……」普林斯暗暗地嚥下了一口口水,嚴重懷疑現在的自己有生命危險。

  難不成,今天真的是他的死期?

  相較於普林斯的不正經,夏爾倒是老實多了。

  他不說任何一句為自己辯駁的話,而是乾脆地單膝下跪,誠心地道歉:「真的非常抱歉,我和普林斯願意為我們所闖的禍負起所有責任。」

  「喂喂喂!你要死自己去死,為什麼非得要拉我一起陪葬啊?」普林斯聞言,立即不滿地開口抱怨,完全忘了自己正是把書架撞倒的罪魁禍首,但話才一說完,他便馬上因感受到班頓那灼人的視線而噤了聲。



  而擁有深色短髮的精靈,仍舊一語不發地低垂著頭跪在地上,那模樣擺明了就是即便要他為了負責而丟掉性命他也在所不惜。


  班頓見到夏爾這真心誠意的模樣,方才的怒火也早已消了大半了,但這回他們鑄下的錯可不是簡單道個歉就能解決的,因此班頓的臉色依然不太好看。


  「你們知道自己闖進的是什麼樣的房間嗎?」


  「……不清楚。」普林斯誠實地回道。


  說真的,他除了知道自己打破了裡頭的東西外,對那間奇怪的房間還真的是一無所知。


  所以他根本不能理解為什麼班頓要對他們發這麼大的脾氣。


  夏爾聽見了班頓的問話,也是表情疑惑地搖搖頭。


  班頓重重地嘆了口氣,他本來就沒奢望過這兩個精靈會曉得那是什麼樣的地方,「那是童話屋。」


  「童話屋?」夏爾和普林斯的眼中出現了更多的茫然。


  「人類世界各地的童話故事都會蒐集在裡頭,書架上的每一本書都是一個故事。」班頓耐心地解釋著,說話的同時還不時地去推推鼻樑上的眼鏡,「只要書本缺了一角,那麼人類就會失去對那故事原本的記憶,甚至產生錯亂。」


  「錯亂是指……」話聽到這,普林斯這才發覺事情的嚴重性。


  「例如小紅帽在故事中把奶奶吃掉、睡美人跑去白雪公主那賣毒蘋果之類的。」


  「……」糟糕,事情真的大條了。


  夏爾和普林斯這兩位平時水火不容的精靈,竟在此時露出了完全相同的苦惱表情。


  看來這兩個傢伙終於知道自己犯下大錯了,班頓此時竟不知道自己該感到欣慰還是無奈,沉默了半晌,最後才為避免氣氛過於尷尬而乾咳了兩聲,打破沉默:「咳嗯,我有先請其他精靈為破碎的故事進行修補了,只要找得回碎片,大都可以把它們拼湊回去,依據剛剛的回報,工作應該是進行得很順利才是。」

  也就是說……


  聞言,夏爾和普林斯的雙眼同時亮了起來。


  「不過——」


  兩位精靈頓時又隨著班頓凝重的臉色而沉下了心,「……不過?」


  「不過某個故事實在碎得太徹底了,別說是拼回去了,就連碎末都無法蒐集得完全。」班頓轉過身,將臉面向窗戶說道。


  夏爾和普林斯對看了一眼,愧疚之情完全在臉上展露無遺,想想,這的確是他倆所造成的,實在沒理由推託責任。


  看著兩人被倒映在玻璃上的身影,一下皺眉、一下撫著下巴思索的樣子,還真讓班頓差點忍俊不住。


  要不是發生這件事,他怎麼可能有機會目睹這兩個傢伙和平共處的模樣?


  「請問,有任何補救的辦法嗎?」夏爾問。


  聽了這話後,班頓立即優雅地回過身,以溫和但卻毫無高低起伏的語調說:「方法當然是有的,那就是——」


  「就是——」夏爾和普林斯巴不得趕快得知答案。


  「重新製作一本書!」


  聞言,兩位精靈不約而同地想起了那些書本的模樣。


  帆布製成的硬書皮四角皆鑲有具保護作用的金色金屬,側邊的簡易鎖是以同色系的寶石製作,而封面下,是一片片晶瑩剔透、如水晶般美麗的玻璃,上頭刻著的字如水流般柔美,搭配的插圖色澤均勻且栩栩如生。


  他們僅僅瞄到被摔成碎片們的殘破書本,便對它們留下了如此深刻的印象。


  那裡的每一本書,都是經過精雕細琢的傑作。


  「但、但我們對製作的方法一無所知啊!」普林斯聽到班頓提出的解決辦法後不禁慌張了起來。


  要毫無經驗的他們做出那樣精緻的書本根本就是天方夜譚!


  「這你們就不用擔心了,製作的方法簡單得很,就算我不教你們,你們自己摸索也是絕對沒問題的。」這話一說完後,一抹狡詐的笑容便在班頓略顯鬆垮的臉上浮現,然而,這笑卻遠比他發火的模樣更使人不寒而慄,「你們兩個只要到人類世界重演一次童話的內容,這本空白的繪本就會自動為你們做紀錄了,連動筆都不用,多方便!」他在說話的同時,邊不知道從哪個地方摸出一本同樣以玻璃製成的書交到夏爾手上。


  不過與那些七彩的書本不同的是,這本書是完全透明無色的,彷彿就像塊再普通不過的玻璃,甚至連書皮都沒有任何顏色。


  夏爾納悶地端詳著手中的物品,書頁就如同封面般沒有任何色彩,他的視線甚至還能穿過整本書直接看到他自己的手掌。


  「也就是說,我們在人類世界所發生的事都會被它記錄下來嗎?」夏爾有些不太肯定地問道。


  「這是當然的。」班頓信心滿滿地回答。


  「就這樣?」普林斯接著問。


  「對,就這樣。的確非常的簡單又方便吧?」


  這樣乍聽之下,好像真的還蠻容易的?雖然演戲不是他的擅長,但總比徒手製造出一本那樣的書還要好吧?


  「嗯……」普林斯沉吟了會,眼珠左右轉了下,才終於開口:「只是這樣的話,應該沒問題吧!對吧,夏爾?」


  夏爾也跟著點頭附和,這方法確實不困難,「不過,究竟是要我們重演哪部童話呢?」


  「仙履奇緣。」班頓答道,「也就是俗稱的灰姑娘。」


  「嗯,幸好是個有名的故事。」普林斯不免鬆了口氣,要是他們連劇本都不知道,怎麼可能演得出來?


  「既然決定了,那我們就趕快來分配一下角色吧!」班頓滿心歡喜地說著,那興奮不已的眼神就好像看到新玩具的孩子。


  「……分配角色?」


  「廢話,不先分配好的話要怎麼演啊!」班頓沒好氣地說著。


  想想,這的確很有道理。


  於是夏爾和普林斯便安靜下來,不再有其他意見。


  「嗯……普林斯你總是笑臉迎人的,就算心裡明明很火大還是會擠出虛偽的笑臉裝沒事,這種形象最適合當王子了,好吧,就由你擔任王子這角色了!」班頓邊捻著長長的鬍鬚邊分析著。


  「……」普林斯面無表情地看著眼前的老人,明明他要演的是男主角,為什麼他不但高興不起來,而且還有種被數支暗箭刺中的錯覺?


  「至於夏爾,你就演……糟糕,好像沒有其他主要的男性角色了!」班頓這才發現仙履奇緣是個以女主角和她的家庭生活為主軸的童話,現在王子的角色交給普林斯了,那夏爾該怎麼辦才好?總不能突然讓王子莫名其妙地多了個兄弟吧?


  夏爾安靜地待在一旁,直到班頓想出解決辦法之前都不加以打擾。


  「有了!你就當仙女吧!」班頓突然啊哈了一聲,笑呵呵地雙手一拍,以無比認真的表情說出這句荒謬至極的話。


  然而,夏爾可是一點都笑不出來。




待續。

2012年6月20日 by 甜嚴蜜魚
Categories: |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