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閱|《傲嬌灰姑娘》3-2

  「原本還很擔心你們會不會又捅出什麼簍子,沒想到繪本製作的還蠻順利的。」一位老者坐在他平時慣坐的木椅上,捻著長長的鬍鬚,輕點著頭滿意地說道。

  不過奇怪的是,老人的身影突然快速地閃動了下,宛如電視畫面收訊不佳時所會出現的晃動,仔細一瞧,才發現老人的身體和他所坐的椅子都呈現詭異的半透明。

  「我們辦事哪需要你操心?」普林斯一臉得意地對著全身鏡裡頭的班頓笑著說。

  這是個讓班頓與兩位精靈能保持聯絡,又不失效率的最好方法,他不需要為了講一句話就大費周章地從仙境下凡,只要將自己的影子投射在任何表面平滑的物體上就行了,舉凡下雨過後的水窪、杯裡的咖啡都能夠達到很好的效果,不過既然房間裡頭有全身鏡在,班頓就不需要委屈自己躲在小小的咖啡杯裡頭了。

  夏爾無言地瞥了隔壁的長髮男人一眼,對於那厚臉皮的程度已經懶得去加以評論了。

  「是、是、是。」班頓敷衍性地應著,說話的時候更是連視線都沒聚焦在普林斯的臉上,班頓輕皺著眉,自顧自地將手往椅子下的夾層摸索著。

  下一秒,微攏的眉心瞬間鬆開,他滿是皺紋的臉上跟著浮現出了個燦爛的笑容:「吶,這就是你們的繪本。」

  夏爾和普林斯不約而同地將臉湊向了鏡子。


  與當初他倆所見到的不同,繪本已經不再是當初的透明無色了。

  酒紅色牛皮製成的封面上有著以金色絲線繡著的字樣,那正是仙杜瑞拉在精靈語中的寫法,班頓小心翼翼地將側邊經過特殊設計的釦子打開,裡頭的內頁便就此顯現而出。

  那玻璃材質的書頁極薄,光線總在每次的翻動中隱隱透著,好似只要多使一分力,那細緻的書頁就會因此被捏碎。

  夏爾驚訝地看著書中的圖片……又或者說,看著自己。

  他和普林斯來到人類世界後的事,都被精靈語以優美的字句紀錄了下來,宛如就是部出自名家之手的暢銷小說,而在段落與段落之間,也理所當然地穿插了他們兩人的插圖。

  他失神地凝望著這本美麗的繪本,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想觸碰它,他想以指尖感受那些微微凹下的文字,也想知道輕撫過那些插畫時的觸感。

  「這真的是我們做的嗎?」夏爾傻楞楞地問著,完全不敢相信這本作工精細的書出自於他們之手。

  班頓笑著將繪本收回了椅子下,「是啊,而且是只有你們才做得出。」他笑笑地說著,「繪本會隨著製作者的心境、故事的發展而有著不同的變化,也就是說,每本繪本的出現都是獨一無二、無可取代的。」

  看來這會是個美麗的故事呢!班頓在心裡頭默默地想著,早在他見到繪本的封面時,他就有這樣的預感了。

  「你們以後隨時都可以自行去檢視繪本的製作進度,只要將這意念投射在某樣東西上頭,繪本的模樣就會自然浮現在上頭了,當然越平整的地方效果就越好。」班頓仔細地說明著,以確定他們知道如何查看繪本,「好啦,我就不再囉嗦了,而且外頭似乎有個女孩很想過來呢!」班頓留下這句語意不明的話後,便逕自截斷了通訊,擅自消失在全身鏡中。

  「等等——」普林斯趕忙叫了一聲,但可惜鏡子早已恢復原樣,鏡中除了他和夏爾外,就沒有其他人了,「怎麼說走就走啊?真是任性的糟老頭。」他小聲地碎碎唸。

  不過班頓剛剛臨走前,好像有說什麼女孩想過來之類的話……

  普林斯邊思考著邊將眼神瞥向了一旁的落地窗。

  「那不是艾菲亞嗎?」夏爾也發現了窗外的人的身影,「她在做什麼?」

  只見艾菲亞雙手背在身後,一會小步小步地向前走,一會又倉皇地往後退,而且還緊皺著眉頭念念有詞,夏爾和普林斯都被她這副模樣弄得一頭霧水。

  「怎麼辦?該過去嗎?」艾菲亞來來回回在草皮上踱步著,內心掙扎不已,「剛剛的確是我的不對,但總覺得他的態度也不怎麼好……」

  方才獨自留在房裡的艾菲亞終於冷靜了下來。

  是她自己想起那些不愉快的過往,所以才會不小心遷怒在夏爾身上的。

  平時她總被人說沒什麼情緒起伏、讓人猜不透想法,甚至有時候還被貼上冷漠的標籤,她也樂於如此,畢竟她本來就不打算讓任何人得以窺視自己的內心。

  但今天,她失常了。

  為的是夏爾的字字句句,為的是那一眼就能望穿她的綠眸,為的是那輕而易舉擊潰她偽裝的模樣。

  艾菲亞覺得自己在夏爾面前無所遁形,不論是最不堪、最脆弱,還是最讓人不忍目睹地的那一面。

  對他的怒吼,不過是個連自己都覺得可笑的自我保護罷了。

  艾菲亞看著腳邊的池水,上頭映著自己的倒影。

  就連她幾乎都要相信自己是個對任何事都漠不關心的人了,為什麼那傢伙卻能以斷然的口吻在剎那間卸下她的面具?

  「看來,還是去道歉比較好吧?」艾菲亞自言自語著,說話的同時腳步也跟著向前,但一想到當時夏爾回她的話語,她就拉不下臉,「不過,說我的情緒會影響普林斯也太過分了吧?」話落,她的腳步又退了回去。

  當時她透過落地窗看見夏爾和普林斯在那間房間後,便一直想要上前去道歉,但下不了決心的艾菲亞就這樣來來回回地在草地上徘徊著。

  她抬起眼,下意識地望向房內的人,沒想到這一望,竟與藍髮綠眼的男人四目相交!

  夏爾?!

  嘩啦——!

  內心的震撼讓她無暇顧及周圍,因此當腳不慎踩到石頭上的青苔時,艾菲亞便在突然之間失去了重心!

  「咳、咳嗯……」不諳水性的她連連喝了好幾口水,這池子實際上可比目測還要深多了!

  艾菲亞胡亂地拍打著水,但她越是緊張,身體就越是往下沉,偏偏除了濕滑的石頭外,她根本就找不到其他可以緊緊抓住的東西。

  糟糕,她已經快要沒氣了……

  眼看水越淹越高,她也就跟著越來越絕望,只要再幾秒鐘,水就會完全蓋過她的頭了——

  嘩——

  氧氣再度灌滿了艾菲亞的肺部。

  艾菲亞大口大口地喘著氣,濕漉漉的長髮貼在她的臉上,臉上也因缺氧而有著紅潮。

  她浮起來了?這是艾菲亞心中閃過的第一個想法。

  不,不對,是有人把她從水中抱起來了。

  結實的手臂將她從水中橫抱起,以雙手支撐著她全身的重量。

  待呼吸較為平穩之後,艾菲亞終於抬起頭來——

  「艾菲亞小姐,請問妳究竟在做什麼?」夏爾冷冷地問著。

  「……」

  「怎麼?是被嚇傻了嗎?」他再度開口,諷刺地問著。

  「……」艾菲亞仍是沉默。

  這下,夏爾可真有點慌了,他眉頭緊鎖,看著懷中的人兒,雖然她眼睛圓睜、呼吸急促,但至少不會有生命危險,不過是否有受到心理層面的打擊,他可就不敢肯定了,「喂喂,妳真的沒事吧?妳……啊!妳、妳別哭啊!喂!」

  糟糕!他最不會安慰人了,偏偏艾菲亞現在卻在他懷裡哭得一抽一搭的,他也無法坐視不管。

  艾菲亞的淚珠竟一顆顆地自臉邊滑落,這突如其來的反應弄得夏爾驚慌失措。

  「是被水嗆到了嗎?還是……」夏爾焦急地問著。

  艾菲亞搖著頭,淚水還是不斷地流下。

  「妳到底怎麼了?妳不說的話,我——」

  「……對不起。」艾菲亞哭著說,聲音雖小,但還是清清楚楚地傳進夏爾的耳中。

  夏爾楞住了。

  「對不起,剛剛的事情……還有現在……對不起。」艾菲亞一抽一搭地說著,完整地一句話都因哭泣而被截成了好幾段。

  不知怎麼的,夏爾竟說不出任何話來。

  他真的沒想到艾菲亞竟會那麼在意稍早發生的爭執。

  看著她因愧疚而落淚的模樣,他怎麼可能還生得了氣?

  「……沒事就好,不過妳還真是會替我找麻煩。」良久,夏爾才吐出這麼一句話。

  正後方的普林斯霎時止住了前進的腳步,他默然無聲地看著眼前緊抱著的兩人,腦中浮現的,是夏爾在艾菲亞落水的那剎那,推窗奔去的義務反顧。





待續。


********

小說試閱就更新到這裡w
歡迎有興趣的朋友向我們購買,也可以注意日後發布的通販消息


再次感謝大家,希望你們喜歡這個故事 (*ˊ∀ˋ*)/

2012年7月18日 by 甜嚴蜜魚
Categories: |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