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小說|《黑貓同居人》(2)

  我是一個學生。


  一個剛結束升等考試,再普通不過的高中生。

  今天正式入宿,然後……我遇見了一隻貓。

  我面無表情地盯著眼前的人,而男人也一語不發地回看著我,詭異的沉默已在我們之間持續好幾分鐘了。

  良久,我終於開口打破僵局:「你是貓?」

  黑髮褐眼的男子聞言,有些不耐地皺起眉頭,「我以為我重複很多遍了。」

  扶額,我疲憊地閉起了眼。

  啊啊,是壓力太大產生幻覺了嗎?還是上回發燒燒壞了腦袋?

  我是不是該找個心理醫生談談?

  對了,記得剛來的途中有見到一家新開幕的精神科,不知道可不可靠……

  「喂。」

  不過,如果跟醫生說我的同居人是隻貓,不知道他會不會直接把我送進精神病院?

  如果是那樣就真的不妙了。

  「……喂!」

  要是被送進去,別說是上學了,就連我回不回得了家都成問題……

  「唔啊啊啊啊啊啊啊!」

  忽然,一陣溫熱濕黏的觸感一路從我的鎖骨爬上脖子!

  「你、你幹麻舔我?!」哀叫完後的我氣憤地大吼,以兩手護住我的頸子,驚愕地瞪著他。

  男人歪了下頭,以理所當然地語氣說:「叫醒你啊。剛剛叫你,你都沒聽見。」

  「要叫我也別用這種方式!你是動物嗎?!」

  「我是啊。」

  「……」

  欲哭無淚,明明是熱血且一片光明的高中生活,為什麼我竟出現了嚴重的幻覺?而且還被一個男人舔了鎖骨和脖子!

  是我病了,還是世界病了?

  我捂著臉縮在角落,完全拒絕面對眼前的一切。

  哪知道,一道力量卻強制把我的手移開,印入我眼簾的便是那靠得極近的俊臉,以及那對淺色的瞳。

  比褐色更淺,應說是溫潤的金色。

  黑貓的眼色。

  我不由自主地看傻了眼。

  「不許忽視我。」他冷聲命令道。

  要忽視也很困難好嗎?我在心底哀號著,但實際上卻說不出半句話。

  「怎麼?嚇傻了?」他嘴邊勾起抹惡意的笑,興味盎然地看著我,「剛剛你明明還挺主動的。」

  我憤怒地推開他,佯裝不在乎發紅的耳根,「那是因為我以為你是、是……」一隻普通的貓!

  一想到無知的我在剛才還把他緊抱在懷中,心下頓時感到又羞又氣!而且更讓人不滿的是,縱使他化為人身,那隱隱散發出的氣息竟還是讓我不由自主地想去觸碰。

  柔順的黑髮、如扇的長睫、光滑的肌膚、噙著笑意的嘴角……

  不對!我在想什麼?這明明不是貓啊!

  他現在不過就是個惹人厭的自大狂!

  「是什麼?」忽地,他往我身上欺來,坐在地上的我連連往後挪動身子,但最後卻因撞上了牆而無法再退後。

  修長的手指撥弄著我耳邊的髮鬢,他帶有熱度的指尖有意無意地觸碰著我的耳。

  我屏住呼吸,聽著自己越發鼓動激烈的心跳聲。

  「以為,我是隻普通的貓?」他牽唇一笑,眼底盡是嘲弄。

  別開頭,我強迫自己別再注視著他的眼。

  但奶茶的香氣卻不斷地竄入我的鼻,迷惑我的神智。

  「離我……遠一點。」我勉強地吐出這句話。

  「哦?」就算不用看他表情,我也知道他的笑意鐵定氾濫至眼角了,「你嘴上雖是這樣說,但卻還是無以抵抗我的誘惑,不是嗎?要不這攬著我腰的這隻手是怎麼回事?」

  什麼?攬著腰?!

  我猛地收手,完全沒發覺自己竟在無意識下抱住了他。

  ……這是怎麼回事?

  男人見狀,忍不住輕笑出聲,「不必覺得丟臉,這本來就是我們這種關係的自然反應。」

  「我們的『哪種』關係?」不祥的預感竄上我心頭。

  我們才第一次見面不是嗎?彼此間哪有什麼關係可言?又怎會跟自然反應扯上邊?

  無數的疑問溢滿了我的胸口。

  淺淺的弧在他臉上煞是迷人,「當然是貓和……『取悅者』的關係。」他笑彎了眼,「打從你抱起我的那刻起,這層關係就正式生效了。」

  貓和……取悅者?

  那時,我還搞不清取悅者是什麼意思,也不知道,這層看似薄弱的關係將為我的未來造成多大的影響。

  「名字?」他問。

  「……穆凡。」

  「凡。」他低聲覆誦了遍,好似只需如此,便能將我的名牢牢記住,接著,他再度以那金色的眸望著我,「秋桐,這是你才能喚的名。」

  秋桐。

  一隻傲慢高雅的黑貓,我的同居人。




待續。

2012年12月4日 by 甜嚴蜜魚
Categories: |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