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小說| 你是否還會聽我說


  方糖、蜂蜜、鮮奶油、伯爵茶……香甜的氣味渲染了整個空氣——妳身上獨有的味道。

  第一次見到妳,是在茶會上。

  我一眼就看到了妳的存在——繫著黃色緞帶的紅髮直燒進我的眼。

  很難去形容那究竟是什麼顏色,單純用「紅」這詞不除以詮釋剎那間衝擊我的震撼,比晚霞還要燦爛、比初陽還要明亮的燄色,襲捲了整個視覺。

  我從沒看過這般絢麗的色彩,甜美的笑靨在貴族間的面具格外耀眼,讓我不由得看傻了眼。

  似乎發現了我熱烈的注視,妳突然轉過頭,精緻美麗的臉就這麼地與我相望。

  我雙頰滾燙,妳因而笑彎了眼。

  當細白柔軟的手牽上我時,我再度羞紅了臉。

  妳跟她們不同。

  接近我不是為了權勢,更非為了財富。

  妳來我家拜訪的次數日趨頻繁,後來,幾乎每天都能看見妳那可愛的笑臉。

  我知道妳喜歡甜點、喜歡玫瑰、更喜歡挑戰淑女應有的禮節。

  人們說妳是脫韁的野馬,粗魯、沒家教,但我就是獨愛妳的特別,謠言怎麼傳都與我無關。

  妳喜歡玫瑰,所以我請求父親為我造一座玫瑰園,我永遠忘不了,當玫瑰盛開時,妳是怎麼興奮地將我抱住。

  勾了勾手,妳與我約好每年都要一起來這賞花。

  但妳卻食言了。

  綻放、凋零。

  凋零、綻放。

  花季來了又去,去了又來,我站在花園等了許久,但妳卻再也沒有出現過。

  後來,母親才告訴我,妳將嫁給一位剛從郊區搬來這的青年。

  為了不讓家族背上不檢點的汙名,妳便完完全全自我面前消失了。

  不過我知道,妳對我的思念,肯定就像我對妳的這般濃烈。

  因此我背著父母,偷偷來到妳居住的宅邸。

  我奮力爬上了樹,弄髒了身上由高級綢緞製成的衣服。

  正當我想悄悄翻過石牆,溜進妳家時,卻見到一名年輕男子敲響了妳家的門鈴。

  急促的跑步聲立刻從屋裡傳來,提著裙子的妳匆忙打開了門,接著……

  連跑帶跳地撲了上去。

  躲在樹上的我愕然地看著與他緊緊相擁的妳,心霎時感到一陣劇烈的緊縮。

  隨之而來的,是翻騰的怒意。

  我懷著滿心的恥辱,憤然離去,並把自己反鎖在房內。

  一想到妳的手也許正被他握著、妳的唇也許正被他吻著、妳光滑細緻的背也許正被他略為粗糙的手撫摸著……

  嘔吐的欲望忽地襲上了我。

  詭異的死寂緩緩推動著時鐘的指針。

  想了許久的我,在最後才終於明白了一切。

  我真傻,怎麼誤會妳了?

  妳心裡除了我外,怎麼可能還容得下別人?

  之所以會對那男子投懷送抱,肯定是因為妳不知道我與妳心意相通的關係。

  只要,我把我對妳的情感,確確實實地傳達給妳就行了。


  「我愛妳。」以極為溫柔的嗓音,我在妳耳邊傾訴。

  撫摸著妳嫩白的肌膚,我的手輕輕劃過妳的頰。

  甜膩的香氣撲鼻而至,美妙的如同以往。

  妳躺在我的腿上,披散的紅髮蜿蜒成艷紅的河。

  吻上妳的唇,情不自禁的。

  「我愛妳……我愛妳。」喃喃低語著,一遍又一遍。

  沒有回應,妳的雙眼依然緊閉,纖長的羽睫好似人偶般精緻。

  想必是生氣了,都怪我這話說得太晚,肯定讓妳的心煎熬許久了。

  妳是否還會聽我說?

  聽我傾吐對妳的無限愛意。

  沒關係,聽也好,不聽也罷。

  反正,妳再也不會離開我了。

  舉起手,我輕輕地抹去妳頸上遺留的血痕,丟下手中的匕首,擁妳入懷。




你是否還會聽我說/完

2013年3月9日 by 甜嚴蜜魚
Categories: |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