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小說| 鮮奶油蛋糕 (微腐慎入)

  這是絕對不可能的。

  叮鈴鈴鈴。
  「歡迎光臨,請問妳們需要什麼樣的商品呢?」門邊的風鈴響起之時,我立即揚起了一個燦爛的笑容。
  果然,剛進門的兩位女學生見到我後,便馬上羞紅了臉。
  「我、我想買蛋糕。」其中一位留有一頭長髮的女生結巴地說,說話的同時,還緊張地抓著長毛衣的下擺。
  我以詢問的眼神看向另一名將頭髮燙卷的女孩,那女孩一感受到我的視線,便連忙慌亂地搖手,說:「我是陪她來的。」
  我微笑點點頭,自櫃台內走出,好一一為她們作介紹,「我們的蛋糕有非常多種,偏酸的水果口味和較甜的巧克力口味都很受歡迎喔!」
  女孩們一愣一愣地點著頭,但卻沒有看著我所指的蛋糕,反而是死盯著我,要不是我對於這種情況早就習以為常,我還真會以為自己的胸前被貼了一個標價的標籤。

  我一點也不在意她們是否有把我說的話聽進去,反正我的任務只有把蛋糕賣出去蒂已,通常只要我在最後補上我自己最推薦的口味,那些為我傾倒的人便會向著了魔似地把它乖乖買回去。
  好啦,三分鐘過去了,我想是時候該做個結尾了,「……而我個人非常推薦這款黑玫瑰蛋糕,濃郁的黑巧克力和漂亮的雕花,絕對能讓味覺與視覺同時滿足喔。」說完,我還附上了個比玫瑰還要搶眼的可愛笑容。
  兩位女學生的臉霎時變得更紅了,要買蛋糕的那位馬上請我幫她們把黑玫瑰蛋糕包起來,途中,兩人一直不敢正視我的臉,直到我掛著笑容在櫃台向她們揮手道別時,她們才匆匆地瞄了我一眼。
  叮鈴鈴鈴。
  透明的玻璃門再度關上。
  「如果讓那些女生知道你的溫柔其實都是裝出來的,她們肯定會心碎吧?」此時,一個男人用一隻手掀開布簾,依靠在烘焙室的門口。
  「只要目地達到,用什麼手段都行吧?」我冷冷地回,並熟練地將另一個黑玫瑰蛋糕從冰箱拿出,擺到展示櫥窗去,「店長,你有時間在這和我閒扯淡,不如快去烤另一個蛋糕吧?」
  聽了我的諷刺,翊玄非但沒有生氣,反倒呵呵地輕笑了起來,邪魅的弧和瞇成半月形的眼竟為他添上幾分清新爽朗的氣質。
  心跳,無可救藥地加快了。
  該死,我未免太沒用了吧?不過就是一個笑容,有什麼好興奮的?
  「知道了、知道了。」他揮了下手,便轉身回到烘焙室裡。
  見他離開後,我才終於鬆了口氣。
  拿起筆,將今日賣出的甜點做個結算時,我的思緒忍不住飛回第一次見到他的那天。
  剛升上高二的我,為了賺取零用錢而走進這家貼有徵人廣告的甜點店。
  走進裡頭,新粉刷的牆和鰾亮的展示櫃讓我不禁懷疑這是否是家新開沒多久的店?
  「我是來應徵的,請問店長在嗎?」我問向一位站在櫃台的店員。
  眼前這人擁有一頭柔順的黑髮、高挺的鼻、薄薄的唇……以及那對向貓一般魅惑人心的雙瞳。
  好美的人,我不禁在心底驚嘆著,他這副長相肯定迷倒了一大票女孩子。
  我僵硬地別過頭去,強迫自己將目光從她身上移開。
  ……我明明已經決定要談場正常的戀愛的,怎麼可以又為了一個男人而心跳不已?
  「店長?」男人一揚眉,接著玩味地笑了,「我就是。」
  我永遠忘不了當下得知這消息的震撼。
  進入店裡工作後,我對於翊玄才有更進一步的瞭解。
  他用自己存了好幾年的積蓄開了這家自己夢想許久的甜點店,對於甜點的製作,他可說是非常拿手,舉凡是蛋糕、麵包、餅乾……各式你叫得出名字的甜點,都絕對難不倒他。
  帥氣的長相加上高超的廚藝,為這家店帶來了不少客源,甚至成為媒體爭相採訪的名店。
  照理說,賺進的錢絕對夠他再聘請幾位店員才對,但他卻堅持說現在這樣就行了。
  ……真是搞不懂他。
  就算我現在自己是一個人住,晚歸不會讓家人擔心,但全年無修這點根本就是壓榨勞工吧?!
  抱怨歸抱怨,但轉眼間,我在這家店已經工作了三年,現在的我是個大學生了。
  ……因為,我就是無法放他一個人待在店裡。
  事情總發生的那麼自然,等我發現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我的生活已經充滿著他的身影了?
  平常與他一起工作到深夜,而假日也總是待在一塊,不是他來我家看DVD,就是我去他家看漫畫。
  在某一天,我才驚覺這樣的朝夕相處,已經讓他的靈魂侵佔了我全身上下的所有細胞。
  這種感覺,該不會就是戀愛吧?
  心頭一緊,我不敢再往下想下去。
  「子希,你在幹麼?」
  翊玄的叫喚讓我嚇了一跳,心虛的我趕緊拉長了臉,冷漠地說:「沒什麼。」
  他挑眉,但也沒多問什麼,只是淡淡地說了句:「下班吧。」
  我喔了一聲,將身上的圍裙掛回衣櫃,並把背包揹上,最後才熄了店裡的燈。
  「給你。」在店外等著的他見到我出來後,便將一個盒子推到我胸前,「這是鮮奶油蛋糕。」
  噗通。
  完了,又開始了,這該死的心臟。
  其實我最喜歡的,並不是黑玫瑰蛋糕,而是像天使般純潔的白色鮮奶油蛋糕。
  原因無他,因為這是翊玄最喜歡的作品,光看他為那蛋糕裝飾的謹慎模樣,我就猜得出他對這款蛋糕特別重視。
  私下我都稱它為天使之吻,因為這蛋糕的模樣就宛如被天使輕吻過般,是那麼的神聖且美麗,但當翊玄要我替它命名時,我卻說了個「鮮奶油蛋糕」這極度沒創意的名字。
  因為,只有我一個人能以「天使之吻」這麼稱呼它。
  雖然翊玄對這名字頗有微詞,但卻還是以這當作這款蛋糕的名字了。
  我喜歡這款蛋糕的事,只有他和我兩人知道,但不曉得玄楓明不明白,為何我向客人推薦的總是別款蛋糕?
  我只是很幼稚地想獨自一人品嘗天使之吻的滋味。
  「回家吧,我送你。」他將另一頂安全帽罩在我頭上,此刻我已經緊張得無法再回應他了,因此我只是默默地坐上他的機車後座。
  心跳太大聲了,他會不會不小心聽見了?
  我閉著眼,讓強風刮過我的皮膚,但思緒卻還是紊亂不已。
  「今天住我家吧。」他富有磁性的低沉嗓音,冷不防地傳進我的耳中。
  身子猛然一僵。
  要不是背對著我,他肯定會發現我的臉正可笑地燒紅。
  「……以後你乾脆住我那吧,畢竟五十坪大的房子只有我一個人住,也挺怪的。」他又繼續說道。
  我呆楞地看著翊玄的背影。
  他……這是在邀請我與他同居嗎?
  為什麼?是因為單純的寂寞,還是……
  「子希,你有在聽嗎?」
  「那、那、那對我有什麼、好、好處嗎?」
  慘了,我心裡明明不是這麼想的啊!要是他誤會我,以為我不想跟他住在一起的話,我該怎麼辦才好?
  「……」前方的人沉默了,而我則是緊張到胃都疼了起來,突然,他又再度開口:「每天都做一個鮮奶油蛋糕給你?」
  「啊?」這傢伙在說什麼傻話啊?
  「話說回來,你為什麼這麼喜歡吃鮮奶油蛋糕啊?」
  總不能說出真正的原因吧?無計可施下,我只好這樣回應:「要、要你管啊?!」
  「喔?你的喜好我也許管不著,不過我倒想問問為什麼每次都只有它會剩下?」
  「……」這人肯定事故意的!
  我不回答,翊玄卻忽然笑了起來,悅耳的笑聲使得我的雙頰更加燥熱。
  愛上他?這是絕對、絕對不可能的!

  「對了,子希。難道你都不想問我,堅持不增加店員的原因嗎?」



END-

2013年6月30日 by 甜嚴蜜魚
Categories: |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