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閱| 《悖德之都》(3)

03-

  幸虧負責人在拍賣會開始前進門催促,蔚黎才勉強逃過一劫。

  既然作為「性奴」展示,他們自然得以最嫵媚撩人的姿態出現,因此被分得的衣物,皆是僅能堪堪遮住重要部位的單薄布料。

  下腹的藍色羽毛隨著他的移動,於他兩腿之間來回搔著,惹得他奇癢難耐,最後蔚黎只好乾脆坐下,以免去這種不必要的麻煩,雖然幾乎裸露的臀部在觸及冰冷的大理石地後,又是一陣煎熬。

  他將在臉上僅佔有四分之一面積的面具重新戴好,希望能稍稍降低被認出的風險,又或者,不過是想讓自己好過一些罷了。

  手腳都被鐵鐐禁錮著,就算長了副翅膀,也會因沉重的金屬而動彈不得。

  自尊心猶如被踐踏在地,他寧可自己不曾與霍克家有過任何瓜葛。

  這身丟臉的打扮、這副羞恥的模樣……若被貴族們知道了,叫他要拿什麼臉面對往後的日子?

  啊……不對,不被虐待至死就是萬幸了,他竟然還妄想回到過去的生活。

  他可忘了,自己現在不過是個性奴罷了。

  蔚黎苦笑了下,嘲笑自己不長記性。

  「勞力奴的競標到此結束,感謝大家的支持!」高亢的音調自耳邊響起,激動之情溢滿而出,甚至引得聲線有些顫抖,「緊接著,是大家引頸期盼的美人們!」

  以指尖挑開布幔,蔚黎從後台清楚地看見那身穿華服及長靴的矮胖男人站在台上,手拿麥克風,興高采烈地呼喊著。


  現場座無虛席,觀眾席上全都擠滿了人,位上的每人都戴著面具,樣式不一,但遮蔽的效果卻遠比他臉上這副要好上幾百倍。

  看不清被遮去的面容,不過憑著身上華麗的衣著,蔚黎依然能判斷出在場的人個個身分不凡。

  看著貴族們因主持人的話語而騷動起來,蔚黎不由得諷刺地勾起嘴角。

  過去他也曾從僕役們那,聽得真有這樣的市場存在。

  自黑市買進的奴隸,得忍受主人各式各樣的詭異性癖,任其虐待且不得發出一聲悲鳴,至死方休。

  蔚黎還真想知道,揭下那虛偽面具後的臉龐,是否早因淫慾而潮紅?

  「放、放開我!」這時,一聲急切的呼喊傳來。

  一轉頭,是那名在房間曾對蔚黎上下其手的黑髮男子。

  只見他狼狽地跌倒在地,大口大口地喘著氣,但壯漢對他的疲憊視若無睹,粗魯地拉起黑髮男子的手臂,不等他站穩,就飛快地往他臉上搧了一掌!

  「臭小子,你真以為自己逃得掉?」壯漢嘶牙裂嘴地說著,一字一句都透著直直竄上的怒火,「要不是得顧及賣相,看我會不會把你的腳筋挑斷!」邊說,他邊朝黑髮男子的腳踝用力一握,力道之大,讓後者立即大叫出聲。

  蔚黎冷眼掃向那名男子,這一眼,正巧與那飽含惶恐的雙瞳對上。

  當初在房內以坦然的模樣說出那番話,好似早已看破生死,然而事到臨頭,終究還是免不了欲逃的怯懦。

  蔚黎淡淡地移開了眼,對於黑髮男子被拖上台時所發出的淒厲嚎叫完全無動於衷。

  「起標價為五百金幣……七百、七百五……八百!八百五……」

  如同盯上獵物的豹一般,才剛從後頭帶出的一位性奴,參加者便紛紛出價競標,深怕錯過僅此一次的機會。

  隨著金幣數量越多,價格攀升的速度也跟著逐漸慢下。

  「一千五!」主持人高聲喝道,笑得合不攏嘴,他可沒想過一開始就能賣有這樣的好價錢,「還有人要加價嗎?……一千五一次、一千五兩次、一千五三次!一千五百枚金幣成交!恭喜這位夫人!」

  站在台上的黑髮男子頓時臉色發白,腿一軟,就這麼地跌坐在地,嘴裡甚至還喃喃地說著:「不、不會吧……」

  工作人員合力將那男子架起,不顧他奮力掙扎,將他推給那名買主的隨從們,而後,又繼續走回後台,帶領下一位奴隸出場。

  冷血無情的模樣,彷彿他們所販售的並非血肉之軀,而是一件件再普通不過的物品而已。

  隨著奴隸人數慢慢減少,後台的恐懼也隨之擴增。

  個個都發著抖、縮著身體,唯恐下一個被帶出場的就是自己!

  自始至終都保持冷靜的,只有蔚黎一人。

  維持著一貫的淡漠,他垂著眼,一語不發地坐在牆邊,與周遭驚慌的氣氛顯得格格不入。

  也許是過去的生活經驗讓他學得比他人早一步放棄,在那幽深的囚禁之中。

  害怕是對未來不確定性的反應,但卻也是仍懷希望的證明。

  若不再期盼漆黑的前方出現一絲光明的可能,那充斥在心裡的便不會是不安,而是絕望。

  因為,再怎麼抵抗都只是徒勞。

  打從他被幽禁於霍克家宅邸後,他就明白了這道理。

  「那個……」突然,一聲嬌柔的女音響起,伴隨著溫暖的觸碰。

  蔚黎瞥向那點了下自己肩膀的那人。

  女子咬著唇,眼神慌亂地左右飄移,支支吾吾地說不出一句話,蔚黎也沒出聲,而是垂下眼,靜靜地等她開口。

  「謝謝你。」良久,女子才垂著頭低聲說道。

  蔚黎眉一挑,「妳是指剛剛的事?」

  女子聞言,楞了下,接著才用力地點點頭。

  「我也沒幫上什麼,不用謝了。」他淡淡地說著,語氣依舊是那般無所謂。

  那時,他也只不過是依著衝動遏止那兩名男子而已,搭救女子什麼的,他可一點也沒想過。

  而且,那對於他倆現在可悲的命運也毫無助益。

  說穿了,那不過是場打發時間的鬧劇罷了,他實在不明白這女子為何要感謝他。

  沒想到聽了這話的女子,竟忽地抬頭,並握上了他的手,「請別這樣說!你、你當時肯出聲……我就已經萬般感激了。」話說到後頭,她又慢慢地低下頭去,隱隱可見髮絲下的發紅耳根。

  在她大聲呼救時,其餘的人竟都彷若未聞,完全不搭理她,但只有這名男子不同,肯在那時為她挺身而出!

  對她而言,這青年的出現就如同英雄一般神聖。

  可惜是在這樣的情景下相遇,要不,這肯定是場浪漫的邂逅。

  「能、能否告訴我,你的名字呢?」雙手緊握,女子感受到心臟鼓動得有多麼劇烈。

  蔚黎一聽,漠然的臉上才終於出現一絲詫異,金色的雙眸這才與女子的眼對上。

  金色的眼!

  果不其然,蔚黎從女子的瞳中瞧見了驚訝。

  八成又要說他是惡魔之子之類的話吧……

  就在蔚黎下意識地別開眼時,女子竟說出了句出乎他意料之外的話:「好漂亮!」

  「啊?」

  「你的眼睛好漂亮!就像寶石一樣閃閃發光。」女子興奮地說著,邊說話的同時,身體還激動地往他的方向欺來。

  漂亮?這是第一次有人以這詞來形容他的眼。

  蔚黎有些莫名其妙地看向這女子,有些不肯定地發問:「妳不覺得可怕嗎?」

  「可怕?」女子偏頭重複道,皺著眉,一臉古怪的反問:「誰會說這麼美麗的事物可怕呢?」

  「這……」蔚黎楞了楞,不知道該如何答覆,他看過千百種見過他金眼後人們的反應,但多半是恐懼、嫌惡等等的負面情緒,沒想到不祥的金眼這回竟被反常地誇讚了番。

  女子眨著眼,一臉真摯地看著他,惹得蔚黎窘迫地移開了眼。

  「蔚黎。」他彆扭地說著,「蔚黎‧霍克。這是我的名字。」

  蔚黎。

  女子在心裡默念了聲,為知道這人的名字欣喜不已,但下一秒,她的臉色卻驟然一變。

  ……霍克?!

  「你說你姓霍克,莫非……」

  壯漢的出現打斷了她的話語,只見蔚黎忽地被迫從地上拉起,後者甚至因腳步不穩而踉蹌了下。

  「輪到你了。」壯漢粗聲粗氣地對蔚黎說著,蔚黎並未反抗,而是順從地跟著壯漢走。

  腳鐐在地上發出了沙沙沙的金屬聲,沉重的負擔使得他的腳步緩慢,壯漢不耐煩地推了下他的背,要他加緊步伐。

  女子愕然地望著緩慢離去的背影。

  她沒認錯,這的確就是她所知道的霍克。

  如鷹般懾人的氣魄,深沉且洞悉一切的銳利眼眸。

  這絕對是爵位貴為公爵的霍克家所獨有的氣度。

  但,這樣高貴的存在,為何會出現在這?

  與此同時,蔚黎已踏上了台。

  「各位先生女士,坐了那麼久,想必是腰痠背疼的吧!但快把不高興的情緒收起來,因為今日在座的貴賓,可是幸運得不得了啊!可遇不可求的商品即將推至大家眼前!」

  主持人扯著嗓子的高吼不停震著蔚黎的耳膜。

  跟前的布簾,慢慢地向兩側拉開。

  「這是難得一見的珍品……金眼的奴隸!」最後,主持人甚至拉開嗓子尖聲叫道,將氣氛炒至最高點。

  像炸開了的鍋,全場一陣譁然,爭先恐後地從位上站起,就為一睹這奴隸的風采。

  原應是深棕色的短髮,在聚光燈的照耀下,竟散發著如同紅寶石般的紫紅色光芒。

  身形雖瘦,但比例卻十分勻稱,並非一折就斷的瘦弱,肌膚上盡是飽滿水嫩的光澤,就連上流社會的貴夫人都不一定能有這般細緻的膚質。

  與髮同色的長睫緩慢地上下搧著,輕而易舉地撩撥起每一人的心緒,嘴角帶有血漬的薄唇微啟,一抹艷紅宛如正誘使人一親芳澤。

  但最令人移不開眼的,就是那鵝蛋臉上所鑲著的魅惑之眼。

  金色的美眸淡淡一瞥,便勾去了所有人的魂。

  面對這絕美的容顏之時,誰得以不俯首稱臣?

  主持人滿意地看著眾人的反應,心裡頭正為即將進袋的鉅款暗自竊喜。

  瞧瞧這些人的嘴臉,可真是妙極了!

  他微微一笑,接著,才終於揭開了這場拍賣的序幕:「起標價為五十萬金幣!競、標、開、始!」

  一開頭,便是前所未有的高價,然而這卻反倒沸騰了貴族們的情緒,喊價聲竟此起彼落地出現。

  很快地,價格便突破了一百萬金幣。

  主持人搓著掌心,對於直直上飆的金幣數開心不已,上揚的嘴角幾乎都要裂至眼邊了。

  平時的教養在此時這群貴族身上完全見不到,每個人都像發狂似地,不斷地提高金額,絲毫沒有猶豫。

  被詛咒的金眼!

  多渴望那眼,從今以後只為注視我而存!

  這是這群人們心裡的唯一執念。

  當價錢衝破五百萬大關時,現場氣氛才終於稍稍降溫。

  而作為主角的蔚黎彷彿事不關己一般,從頭到尾都以木然的表情站在中央。

  然而,他絕不是全無感覺的,之所以保持不變的表情,僅是為了維持那一絲殘存的尊嚴。

  堂堂公爵家之子,竟會背著屈辱,像隻豬仔般任人喊價出售,他內心自然是不好過的。

  更別提,那讓他一想到就胃液翻攪的未來。

  但要他在這群人渣前示弱?想都別想!

  緊咬牙關,他強迫不讓自己眼中流出半分嫌惡之情,眉心也不許因而揪緊,僅讓厚厚的冰寒覆於姣好的容貌之上,對於耳邊惱人的嘈雜充耳不聞。

  正當現場喧鬧不已時,忽地,出現一聲低沉的嗓音:「一千萬。」

  聲音不大,但卻又詭異地竄入每個人的耳中,清清楚楚,如同魔鬼在耳邊低喃。

  一千萬?!

  聽到這天文數字,人群驟然噤聲,方才的吵雜在此刻瞬間化為死寂。

  大家紛紛交頭接耳、左顧右盼,想找剛才的喊價之人究竟為何方神聖。

  就連站在台上的主持人也都驚呆了,他雖早就知道這奴隸會賣個好價錢,但他可沒料到會是這樣高的金額。

  主辦拍賣會多年,他可不曾見過這前所未有的高價!

  該不會是誰在開玩笑吧?這樣自然就能解釋荒謬的言語了。

  思及此,他不禁皺起眉,想揪住這惡作劇的人。

  一道高挑的身影自人群中站起,站在台上的蔚黎一眼就看見了他。

  即使戴著面具,但其餘露出的肌膚依然顯露了他黝黑的膚色,一看便知道這是來自異域的男子。

  「一千萬枚金幣。」男人再度開口說道,這回,臉上添了分笑意,「賣,或不賣呢?」

  這人當真要買?以一千萬枚金幣買一個奴隸?

  他從沒看過任何一名貴族肯花大把金錢在一名奴隸身上。

  一千萬枚金幣可足夠買幾十公頃的地啊!

  主持人驚呆了,什麼話也說不出來,只能像個傻子似地瞪大眼盯著那人瞧。

  見到眾人的反應,蔚黎也知道這樣的行情看來不只是少見,也許還可以說是空前絕後?

  不知怎的,蔚黎竟對那藏於面具下的面容起了一絲興趣。

  不再是面無表情,金眸中湧起了一絲情緒的波紋,那是出自於本能、亟欲挑戰危險的野心。

  他望著佇立於觀眾席中的男子,直勾勾地看著他,而奇怪的是,縱使那人臉上掛著面具讓人看不清臉部,但蔚黎就是知道男人也正與他相望。

  失神了好半晌,主持人才終於找回了說話的能力,深恐那人改變主意,連喊價都免去,就萬般急切地高喊:「成、成交!」




待續。

2013年8月23日 by 甜嚴蜜魚
Categories: |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