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惡飾友》(11)

11-

  「妳在找這個?」


  在翻箱倒櫃的聲響持續數分鐘後,Ryan終於忍不住開口。


  聞言,蹲在地上的夏才抬起頭,腳邊散落的是紅藥水、紗布……等等應在醫藥箱內的物品。


  她望向他手裡持著的東西,而後皺起了眉。


  「你知道?」邊說,她邊接過了那已替她撕開包裝的OK繃,語氣毫無感謝之意。


  「看妳右手舉著,我就猜應該是受傷了。」Ryan輕描淡寫地答道,並不打算說出他目睹她受傷的過程,「剛好我那有幾個,就給妳吧。」


  以頭髮濕漉漉的情形看來,她原應是在洗澡,八成是因為忍受不了傷口不同進水的疼,所以才不得不出來。


  水珠自染濕的上衣及成束的髮落下,惹得他倆身周的地一片濕,但身為屋主的夏顯然不以為意。


  夏看了眼手上的OK繃,又看向站在她身旁的男人,陷入沉默,好似在思索什麼般。


  Ryan心頭一顫,夏那不經意的一瞥,猶如無聲地告知她看穿了他,卻也像純粹帶著惡意的戲弄。


  喉結滑動了下,他想別過眼,但又忍不住想看清自己在那漆黑瞳中的面容。


  過了半晌,夏移開視線,站起身,將OK繃貼於中指上。


  夏不太會照顧自己。


  就連貼個OK繃都能貼得歪七扭八、凹凸不平。


  Ryan苦笑了下,眼前的女子究竟是女人還是女孩,他真是搞不清楚。


  轉身,他打算回房休息,而夏也再次踏進浴室。


  「……痛!」


  才走沒幾步,哀號竟立刻自身後響起。


  碰咚!


  慣用的洗髮精應聲掉落。


  夏忍著痛,試圖撿起那白色的瓶,卻因傷口碰到上頭的泡沫而疼得再度鬆手。


  碰!


  又是一聲巨響……


  罷了!就算被視為變態也無妨,他實在無法放著她不管!


  Ryan在幾番掙扎後,終於下定決心。


  「夏?妳還好嗎?」


  「……」


  「……夏?」


  「……」依舊沒有回應。


  不安感油然而生,顧不得其他,他直接打開了浴室的門。


  噙著淚的雙眼,率先印入他的眼中。


  在看見夏身上仍穿著衣服後,他暗自鬆了口氣。


  「做什麼?」儘管聲線有些沙啞顫抖,出口的話卻不減高傲。


  「……我幫妳洗頭吧?」Ryan發出一聲微微的嘆息。


  「不需要。」


  「要是傷口沒處理好,很可能會發炎的,在結痂前,還是讓它少碰到水為妙吧?」他耐心地解釋,「如果妳害怕我對妳做什麼的話,我讓門開著,一發現不對勁妳也能馬上逃跑。」


  「……好吧。」思量了半晌,她才勉為其難答應,「要是你敢碰我頭以外的地方……後果自負。」


  習慣了夏這說話方式的Ryan僅是微微一笑。


  他光著腳走了進來,小心翼翼地不讓自己因積水和泡沫而跌跤。


  他讓夏在塑膠凳坐穩後,自己才坐在馬桶蓋上。


  沖於頭皮上的水不會過冷,也不會過燙,夏閉上眼,讓水流輕撫著她的頭皮、她的髮絲。


  悉悉疏疏的水聲沒能蓋過耳邊平穩的鼻息。


  她能透過那雙輕輕按壓她頭皮的手,掌握到他呼吸的頻率。


  熱氣讓身周升起片朦朧的霧靄,看不清的容顏卻讓她覺得彼此的距離比以往更近。


  「你不該避著我。」當Ryan將洗髮乳抹在夏髮上時,她淡淡地開口。


  帶著些許回音。


  手指在夏的黑髮間搓揉,薔薇的香氣隨著泡沫升起。


  「我是陪酒沒錯,但我沒賣身,你不必對我露出鄙夷或同情的目光。」不等待對方的回覆,夏逕自說著,「我不准你避著我。」


  Ryan楞了楞,為的是夏的解釋。


  他本來就不認為夏是會為金錢而出賣靈肉的女子,但他沒料想到的是,總拒他於千里之外的她,竟會向他提起自己的事。


  「這是妳第一次跟我聊自己的事。」


  手邊的動作沒有停下,仍是那般輕柔。


  對於阻礙視線的熱氣,夏有些氣惱,因他見不到他臉上是何種表情。


  「因為你沒問過。」


  「問了,妳就會說嗎?」他笑了,突然想起第一天來到這時,夏對他的冷言冷語。


  「不一定,但可以試試。」


  Ryan沉吟了會,猶如在思考該問什麼問題才好,他邊想著,邊替夏沖去了髮上的泡沫。


  「妳喜歡貓?」


  「只喜歡野貓。」


  野貓?


  「為什麼?」


  「因為,我跟牠們一樣。」


  「怎麼說?」他頓了會,不知夏怎麼會認為自己竟與牠們相同。


  此時,才懊惱見不到Ryan表情的她,竟又矛盾地希望罩於她臉上的霧氣夠濃,「我們都在流浪。」她答。


  流浪。


  於擁擠的都市中漂泊,於紛擾的喧囂中浮沉。





待續。

2013年11月24日 by 甜嚴蜜魚
Categories: |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