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一月 2014

|小說|《惡飾友》(20)

20-

  美術課結束,她刻意選擇了那側離教室較遠的樓梯。

  「夏。」

  然後,那人叫住了她,如她所預料的。

  她充耳不聞,更小心不讓得意之情顯露於臉上。

  步伐沒有慢下,如同她經過這走廊僅是無心。

  「……夏!」

  手臂被一股力道拽住,讓她恰到好處得停在信班門前。

  她滿意地瞇起雙眼,如貓般的媚眼映著的是方璿愕然的面容。

  夏勾起嘴角,挑釁似地回望那亟欲噴出妒火的圓睜大眼,並在方璿柳眉倒豎之際,若無其事地回過身。

  她揚了揚眉,故作訝異:「怎麼了?林政……?」

  「遠,林政遠。」帶著粗框眼鏡的男子苦笑了下,「妳不記得我的名字了?」

2014年1月27日 by 甜嚴蜜魚
Categories: | Leave a comment

|小說|《惡飾友》(19)

 19-

  明亮的緋色,是她在灰黑中窺見的唯一色彩。

  她知道烈火灼熱,知道艷麗下暗藏的危險。

  但,它的出現點燃了她單調的生活。

  她不由得越靠越近,讓那火焰於她漆黑的瞳中跳耀閃爍,讓那熾熱的氣息於她肌膚肆虐。

  舉起手,她想捕捉那抹艷紅……縱使很清楚,這輕觸將以自焚作為代價。
  記憶回到四年前的過去。

  高中。

  「他是誰?」

  不用晚自習的星期三,夏放學後總會和隔壁班的朋友一起等車。

  「……誰?」

  「那個正在把眼鏡戴回去的男生。」

  「喔,妳說阿遠嗎?就我之前提過,班上兩個班草其中之一。」朋友低笑了幾聲,女高中生在談論男生時總是這副模樣,「聽說,信班的方璿喜歡他,兩個人好像同社團的樣子。」

  「方璿?」夏揚起眉,興趣被挑起,「那個總愛和一群女生對著我指指點點的方璿?」

  「呃……嗯。」朋友有先尷尬地點了下頭,隨後像想緩和氣氛似的,馬上賠了個笑臉,「吶,夏妳別氣了。她們大概是怕阿遠注意到妳之類的,基於忌妒才會……女生嘛,總是……」

  「妳跟阿遠關係好嗎?」

  「啊?……嗯,還不錯。」被突然將話題跳開的夏嚇了一跳,因此她楞了一下才回話。

  「把他介紹給我。」

  「……啊?」

2014年1月25日 by 甜嚴蜜魚
Categories: | Leave a comment

|小說|《惡飾友》(18)

18-


  熱水順著曲線,蜿蜒流下,帶著暖氣的濕度緩解了她指尖的冰冷。


  她將掌中那簇如花的泡沫抹開,撫過已淋濕的赤裸身子。


  原是流暢的動作,在指尖接觸背部突起的傷痕時,忽地停下。


  蒸騰的熱氣薰痛了她的眼,連帶,牽動了她的淚腺。


  霎時,一陣嗚嗚咽咽的悲鳴在耳邊響起。


  有人在哭,一個女人。


  啜泣聲間夾雜著沙啞的低嚎,好似奔逃時發出的淒厲叫喊。


  呀嗄呀嗄地吼著。


  吼著,聲嘶力竭地。


  然而,夏卻聽不到那女人呼救的聲音,逃命已幾乎費盡那女人的所有氣力,導致最終出口的僅剩支離破碎的喘息。


  是誰?


  是誰在哭?

2014年1月22日 by 甜嚴蜜魚
Categories: | Leave a comment

|小說|《惡飾友》(17)

17-

  「喂?」在手機第三次響起後,Ryan決定接起它。

  一片沉默,僅傳來一些細微的沙沙聲。

  他將手機拿離耳邊,確認畫面上並無斷線的狀況,又再度開口:「呃……喂?請問聽得到嗎?」

  「你是誰?」

  答話者的冷淡聲線透露著對他的防備。

  Ryan有些慌張,猛地想起自己接聽的是夏的手機,於是才連忙解釋:「唔,我是——」

  「啊,那個新室友對吧?」不料,電話另一頭的男子卻打斷了他的話,聲音也比方才放柔許多,「我是你的『房東』,在你入住前曾經說過幾次電話的,記得吧?」

  房東。

  這兩字冷不防地勾起他的記憶,Ryan這才明白這聲音有些熟悉的原因。

  「杜先生?」


2014年1月11日 by 甜嚴蜜魚
Categories: | Leave a comment

|小說|《惡飾友》(16)

16-

  推開屋子的門,Ryan在打開燈後,才將醉倒的夏放在她房內的床。


  疲憊不已的他在床沿坐下,以手支著頭,看向身旁的女子。


  吹牛、划拳……玩遊戲時,每回輸了的賭注就是一大杯威士忌,不只是店內的小姐,就連四位教授都醉了。


  反倒是對遊戲規則不了解的他,只小酌了幾杯。


  他很清醒。


  清醒得在老師接連離去後,才扶著夏搭上計程車。


  「唔嗯……」伴隨著細微的呻吟,床上的人搖搖晃晃地爬了起來。


  「……喂喂!妳要去哪啊?」

2014年1月4日 by 甜嚴蜜魚
Categories: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