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三月 2014

|小說|《惡飾友》(25)

25-

  熱辣辣的一掌搧在她的臉上,留下了個殷紅的印。

  包廂裡的電影銀幕仍舊閃動著,現在上演的是他倆方才隨便挑選的新片。

  但夏不知道這是哪部電影,她忘了剛剛他們挑選的片名,耳邊因被賞了個耳光嗡嗡作響,所以她也聽不清電影的對白。

  她靠著牆,跌坐在地,一半的臉被銀幕照得光亮,一半的臉則陷進黑沉沉的陰影中。

  看不見她抿得死緊的唇,看不見她眼底深深的絕望,也看不見自頰邊滑落滾燙的淚。

  忽地,她的髮根遭一股猛勁揪起,她被迫抬起頭來,硬是對上那雙狂暴的眼。

  那對曾經讓她如此迷戀,而今,卻在黑暗中狠狠瞅著她看的雙眸。

  「賤人!被其他男人騎過、爽過了?現在就想甩頭走人了?」林政遠冷笑了聲,即便光線不明,夏仍能知道他臉上是何種譏諷藐視的表情,「分手?!開什麼玩笑!」彷彿像扯個麻布袋般,他用力扯著夏的頭髮,身下的人兒挨不住疼叫了一聲。

  而這聲哀號,徹底點燃林政遠內心的火苗,小小的火星迅速竄起,如在乾草原上無意丟下沒被捻熄的菸蒂,在幾秒內成為一場撲滅不了的熊熊大火。

  夾雜著憤怒、慾望及難掩的興奮。

  他將夏拉近自己,並順勢將下半身挺了過去。

  夏眼眶泛淚,滿臉不甘地瞪著眼前昂然挺立的東西,隨後,又瞪向林政遠那一臉得意的臉。

2014年3月29日 by 甜嚴蜜魚
Categories: | Leave a comment

|小說|《惡飾友》(24)

24-
  「妳到底……有多喜歡抹茶?」

  「嗯?」

  「抹茶蛋糕、抹茶餅乾、抹茶牛奶……看得我多反胃了。」

  「那還真幸好反胃的不是我,要不然可就沒辦法吃它們了。」夏一臉慶幸地說著,說話同時還邊往嘴裡塞了根抹茶口味的Pocky

  杜宇一臉嫌惡地啊了一聲,覺得口乾舌燥,因此順勢拿走夏桌上的瓶,想借一口水喝。

  「啊,那個……」

  沒想到一隻手卻搭了上來,夏輕輕扯著杜宇準備打開瓶蓋的手,欲言又止。

  「怎麼了?」

  「……阿遠似乎不喜歡別人喝我的水。」

  杜宇聽了這話不禁啞然失笑,「又不是小孩子!……怎麼?妳會在意他的話?」

  只有小學生才會在意間接接吻這事吧?

  被這麼一笑,夏也有些尷尬。

  稍稍思索了下,而後她才聳聳肩,點點頭道:「也是,你就喝吧。」

  想想不過是喝口水罷了,以她跟杜宇的交情,這根本不算什麼。

  兩人的關係僅止於朋友,從沒逾越界線。

  既然確定彼此不會擦出火花,那麼就不需在瑣碎的小事上拘泥吧?

  這時,早自習結束的鐘聲響起。

  夏刷地一聲從位上站起身來。

  「去哪?」杜宇挑眉。

  「找他。」夏邊說,邊微微一笑。

2014年3月16日 by 甜嚴蜜魚
Categories: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