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四月 2014

|小說|《惡飾友》(29)

29-

  杜宇走在街上,不知何時,晚風已透著初秋的涼意。

  原來,夏天早就結束了。

  當眾人往身上加件薄外套時,只有他一心牽掛著那散不去的餘熱。

  這時,悠揚的樂聲傳入耳中,他反應性地望向鄰近的咖啡店,心忽地因這熟悉的樂曲揪緊。

  沒多少音樂細胞的他,對古典樂幾乎聽過就忘,唯獨這首,打從第一次開始,就深深地烙在他的腦中。

  如不絕的魔音。

  以為淡忘了,卻總無預警地再度於他耳邊縈繞。

  「各位同學,請盡速就座,好讓社團成果發表會盡速開始。」站在舞台上的學務主任拿著麥克風大聲說著,時不時因聲音過大,而讓音響出現刺耳的爆音。

  每學期的第二次段考結束,就會有佔去約三堂課時間的社團成果發表會,但既為嚴格的私校,當然也會在社團方面嚴加控制,熱音社、康輔社……與嚴謹的校風不符的社團一概不會在名冊上出現,因此整場活動到結束時通常都平靜無波,沒有一絲高潮。

  不過既然有冠冕堂皇的理由不上課,學生們自然也沒怨言。

  夏和杜宇並肩坐在一塊,她在看著擠在一樓大廳的同級生時,再次體會到的階級制的殘酷。

  升學班得以作在二樓的看台觀賞表演,而其餘的普通班學生則得和國中部的學弟妹同坐在擁擠的禮堂地板,當樓上的學生彼此談笑風生時,樓下的則得忍受跪坐的腳麻及難以伸展四肢的狹窄空間。

  比成績、比勢力、比美貌、比財力。

  下位者永居於弱勢。

  夏比誰都現實,比誰都深知湖面下深藏的明爭暗鬥。

2014年4月25日 by 甜嚴蜜魚
Categories: | Leave a comment

|小說|《惡飾友》(28)

28-
  水氣凝結成細密的珠,薄薄地附在杜宇精瘦的身材上。

  隨意擦了幾下頭髮,他將用過的毛巾丟在地上。

  突然,一陣柔軟自身後將他反身擁住。

  杜宇淡淡地瞥向環在他腰間的細白手腕,發出一聲幾不可聞的嘆息。

  「她是誰?」女人問著,因將臉埋在杜宇的背上,使得聲音聽來悶悶的。

  「誰?」杜宇邊問,邊輕撫著女人的手臂。

  剛沐浴後的她散發出洗髮精的香味,比起香水的勾引誘惑,他反倒喜歡這樣的味道。

  但,不論是何種香味,在這女人身上就是平凡無奇。

  不討厭,但卻也不會在他心上留下任何痕跡。

  「夏。」她說出他心裡的答案。

  果然。

  就算不直接面對面,杜宇也知道她現在肯定是垂著眉梢,泫然欲泣的模樣。

  「她是誰,重要嗎?」

  但他不在乎。

  這女人難過與否,他根本就不曾放在心上。

  別說是替她拭淚了,他更慶幸從這角度,他不需直接面對女人質問他的嘴臉。

  在聽見杜宇冷漠的回答後,女人哭了。

  終於。

  既是可惜,卻又覺得鬆了口氣。

  鬆口氣的原因是他找到與女人斬斷關係的理由,可惜的,是他與女人身體的絕佳契合度。

  「寶貝,你在對我生氣?」女人討好似地擠出一絲微笑,但啞了的聲音卻出賣了她,「我不是故意偷看你的手機的,我只是、我只是好奇……寶貝,你別生氣好不好?嗯?」抱著他的那雙手比方才用力幾分,就怕懷中的摯愛隨時會從懷抱消逝。

  「生氣?怎麼會?」杜宇笑了一聲。

  女人聞言,繃緊的神經才終於放鬆,她就知道他不會對她發怒的,畢竟他總是待她如此溫柔……

  然而,她的笑容卻在杜宇轉身面向她之際,狠僵在臉上。

2014年4月20日 by 甜嚴蜜魚
Categories: | Leave a comment

|小說|《惡飾友》(27)

27-

  「什麼鬼天氣,突然說要逛老街……」夏邊嘟噥著,邊用面紙壓著臉上的汗,「你不知道天氣太熱我可是會起疹的嗎?真是!」

  「總比窩在家好,從沒看過妳出門,再這樣下去可會悶出病的。」Ryan邊笑笑地說,邊替夏拿著傘。

  「出門非得挑個會把人曬成乾的地方嗎?真是熱死我了。」夏用拱起的手遮在眉上,試圖擋去毒辣的陽光,嘴也沒得閒,開始碎碎念道:「搭捷運到市政府那一帶不是很美好嗎?阪急旁邊有誠品,誠品附近有新光三越A8,再對面就是A9A11……」

  Ryan苦笑了下,這根本就是百貨公司一日遊吧?

  「啊!找到了!老阿伯豆干!這家在網路很有名的。」Ryan邊說,邊興奮地拉著夏往那小小的店面走去。

  「這裡是大溪,要吃豆干還怕沒有嗎?偏要找家偏僻的店!」夏沒好氣地回,說話的同時被Ryan壓在鐵製的圓凳子上,「手給我拿開,可惡!我是被羈押的犯人嗎?」

  Ryan在夏坐好後,便過去點菜,留下滿臉不高興的夏。

  壓在胡椒罐下的免洗筷包裝紙被風吹得沙沙作響,被揉成一團的粉色紙巾時不時地在地上滾動著,鄰桌的大嗓門及低俗調笑……髒亂不堪的環境讓夏的臉色更是難看。

  活了二十年,她在這種店面用餐的次數,用一隻手都數的出來。

  最後一次在這種地方吃飯後,她就發誓自己這輩子寧願餓死,也不想要在個類似豬圈的地方被當豬豢養。

2014年4月11日 by 甜嚴蜜魚
Categories: | Leave a comment

|小說|《惡飾友》(26)

26-

  「過來。」

  才剛踏入家門,父親沉著聲的低吼就在她耳邊響起。

  她暗暗瞄了眼牆上的鐘,心底暗叫不妙。

  「現在都超過八點了,妳剛剛到那鬼混去了?」坐在沙發上的男人擁有與她相彷的深刻五官,昏黃的燈光由上打在眉骨與鼻樑上,讓那嚴肅的面容蒙上了層陰影。

  夏拉高了領子,因她忽然想起自己脖子上的吻痕。

  「上哪了?」

  夏的心跳因父親又沉了一階的聲音迅速加快。

  「在……麥當勞念書,不小心睡著了。」她小聲地答道,無法遏止聲線的顫抖。

  話方落,一記玻璃碎裂的聲響就在她腳邊炸開!

  杯中的水伴隨著碎片灑了一片,理應無顏色的狼藉,卻沾上了斑駁的紅。

2014年4月9日 by 甜嚴蜜魚
Categories: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