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五月 2014

|小說|《惡飾友》(32)

32-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覺醒的?

  掠奪的快感。

  席娟雙手抓著床角、臉色緋紅、微微嬌喘著,她將腳扣在男人的背上,好讓他倆的身子更能緊貼。

  「唔嗯!……再、再多一點!……再更加地——嗯啊!」

  淫靡的叫喊讓林政遠情慾高漲,他俯下身,含住了席娟的唇,帶著懲罰意味地挑逗。

  席娟唔唔嗯嗯地哼著,讓浪蕩的呻吟伴隨著舌尖交纏的聲響,從口中直傳彼此的腦門。

  她因興奮而顫抖著,身軀相互磨蹭讓她腿間始終濕漉。

  然而,勾起她性慾的並非林政遠的愛撫或濕吻,而是——背著夏與她男人相好的悖德感。

  
  『席娟,妳沒心上人嗎?』

  忽地,她憶起了夏問她的話,而後,情不自禁地笑了出來。

  『目前沒有。』

  記憶中,她是這樣回的。

  
  但她卻沒把話說完。

  目前沒有,但未來也不會有。

  她愛的,自始至終都只有自己。

2014年5月25日 by 甜嚴蜜魚
Categories: | Leave a comment

|小說|《惡飾友》(31)

31-

  「杜宇,你也真夠天真了。」席娟嫣然一笑,用塑膠湯匙稍稍攪動著桌上剛泡好的三合一咖啡,「他倆豈是你說分手就分手的?先別論他們之間如何,憑什麼你認為能以一句話,左右夏和林政遠間的關係?」

  杜宇死抿著的唇彷彿就要滲出血似的。

  他低垂著眼,臉色僵硬地問:「但林政遠是個會打人的垃圾,夏有什麼理由不分手?」

  一想到夏即便滿身是傷,仍舊委屈求全的模樣,他的心就立刻揪疼起來。

  那不應該是他所認識的夏。

  「所以才說你天真。他們分分合合幾百次了,你卻還問我夏怎麼不分手?」席娟臉上仍維持著淡淡的笑容,但吐出的字句卻是與表情不相符的殘酷,「看來,夏跟你的關係似乎沒看起來那麼好。」

  杜宇明顯一楞,臉色比剛才更加難看。

  他明白的,夏有她自己的生活、自己的隱私,並非任何事都要與他分享不可。

  但,連提都不跟提的事,為什麼席娟卻知道得一清二楚?

  ……為什麼是席娟?

  「杜宇,我知道你很在乎夏,不論是因戀慕還是友情都好,但你要知道有些事情女生之間討論起來還是比較沒隔閡。」席娟有些抱歉地望著杜宇一陣青一陣白的臉,像想給安慰般地給予了抹淺笑,「放心吧,我會陪在夏身邊的,相信我,好嗎?」

2014年5月17日 by 甜嚴蜜魚
Categories: | Leave a comment

|小說|《惡飾友》(30)

30-

  杜宇不悅地瞄往樓梯的方向,下意識地嘖了一聲。

  「體育課不運動,在那嘰嘰喳喳地聊天……女人就是長舌!」他不滿地嘀咕著,瞳裡映著的是夏和席娟談笑著的身影。

  一個林政遠就夠了,現在還冒出一個席娟。

  他已經忘了和夏好好聊上幾句是什麼時候的事了。

  只見兩個穿著體育服的女孩雙雙抱著膝,不時仰頭大笑,不時彼此咬耳朵,親暱得就如打從娘胎就在一起的好姊妹似的。

  「喂!快把球傳回來啊!白癡杜!」

  「你才腦袋有洞咧!」杜宇忿忿地將球往下地上丟,啪答啪答地運著球回到場中央。

  夏很喜歡席娟。

  席娟的聲線很輕很柔,說話時的唇微翹,眼帶笑,成熟與溫柔不自覺地在舉手投足間散發。

  夏一直都很想擁有個像席娟這樣的姐姐。

  總這樣幻想著,在空蕩蕩的家裡獨自練琴時;在父母爭執時一人躲在房間裡瑟瑟發抖時;在大家都回家去只剩她一人被留在幼稚園的警衛室時。

2014年5月3日 by 甜嚴蜜魚
Categories: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