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惡飾友》(32)

32-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覺醒的?

  掠奪的快感。

  席娟雙手抓著床角、臉色緋紅、微微嬌喘著,她將腳扣在男人的背上,好讓他倆的身子更能緊貼。

  「唔嗯!……再、再多一點!……再更加地——嗯啊!」

  淫靡的叫喊讓林政遠情慾高漲,他俯下身,含住了席娟的唇,帶著懲罰意味地挑逗。

  席娟唔唔嗯嗯地哼著,讓浪蕩的呻吟伴隨著舌尖交纏的聲響,從口中直傳彼此的腦門。

  她因興奮而顫抖著,身軀相互磨蹭讓她腿間始終濕漉。

  然而,勾起她性慾的並非林政遠的愛撫或濕吻,而是——背著夏與她男人相好的悖德感。

  
  『席娟,妳沒心上人嗎?』

  忽地,她憶起了夏問她的話,而後,情不自禁地笑了出來。

  『目前沒有。』

  記憶中,她是這樣回的。

  
  但她卻沒把話說完。

  目前沒有,但未來也不會有。

  她愛的,自始至終都只有自己。

  別人越是渴求著她、追逐著她,她就越能從熱切的視線中體認自己的魅力。

  作為狩獵者,捕獲獵物不是理所當然的事嗎?

  看著林政遠陶醉的表情,溢滿而上的並非罪惡,而是滿滿的優越感。

  ……要是,能讓夏看看林政遠此刻在她身上高潮的樣子,就太完美了!

  她大口大口地喘息著,和夏的戀人一起。


  最初,引起她興趣的就只有夏。

  她在她的身上看見自己的影子,不過卻又在重疊的身影中發現許多不同。

  看似兩人都是獵人,但真要比較的話,席娟較像個配有優良裝備、訓練有素的戰士,凡是被她看中的獵物,絕沒有逃亡的可能。

  而夏,卻生來擁有狩獵的天賦,沒刻意進行追捕,但卻能在行經之處無意擊落多個目標。

  彷彿她天生就懂得勾引和誘惑,聲調、眼神、姿態……勾魂攝魄僅需她顰笑間的隨性。

  席娟欣賞夏的自信,欣賞她不需費盡苦心就能讓人神魂顛倒。

  作為同種人,作為同是站在狩獵一方的人,她是喜歡她的。

  喜歡到,想親自摧毀她的驕傲。

  她想看看夏會出現何種表情,心碎,抑或是歇斯底里?

  她想讓夏嚐嚐男人被奪走的恥辱,就像,她對其他學姊、學妹、同級生所做的一樣。

  「政遠,我們以後……還是別再見面吧?」赤裸著身子的席娟依偎在林政遠身邊,垂著眉梢,眼邊恰到好處地含著一點淚。

  林政遠在發洩後原本顯得有些昏昏欲睡,一聽席娟這話,立刻跳了起來。

  「為什麼?」

  席娟差點忍俊不住,但她還是強壓住笑意,故作悲傷,「你也知道我跟夏的關係……我不想對不起她。都怪我沒能控制自己的感情,接受你的告白,害得我們——」

  「席娟,感情這事本來就是不能控制的。」林政遠輕輕摟住她的肩,一臉憐惜地望著她,「妳人就是太好了,夏這樣欺負妳,妳還替她想,怕傷害她……」

  「夏沒對我怎麼樣!她只是、只是吃醋,所以才會不小心說話過分了些……」

  聞言,林政遠的臉色不禁一沉,一把扣住席娟的手腕,說話的語調也隨之拉高:「那這瘀青又怎麼解釋?看看她把妳都抓出痕跡了!我真不懂妳為什麼還要替替護著她!」

  「政遠……」

  「唉!別談她了!一想到她就心煩!」林政遠用手揮了揮,好似想將夏從他腦中抹除,隨後,將席娟納入懷裡,以輕柔的聲音在她耳邊呢喃:「我會保護妳的,別怕,有事我扛,如果妳要我跟她分手,我也可——」

  「政遠,別這樣,夏這樣真的太可憐了……」

  「唉,妳真的太溫柔了。好,我知道了,我暫時不會跟她分的。」

  席娟輕點著頭,將臉埋在他的胸膛,聞著那在夏身上逐漸淡去的清香。

  她緩緩閉上了眼。

  人與人之間的感情總是能被輕易撩撥。

  例如,幾句故作無心說出的謊言,又或是,自己捏出的瘀痕。
  

  『相信我,好嗎?』

  當時的自己竟能對杜宇說出這話。

  再一次地,席娟對自己的迷戀又加深了幾分。




待續。

2014年5月25日 by 甜嚴蜜魚
Categories: |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