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惡飾友》(34)

 34-

  原以為分手就是一切的結束,但夏現在才發現,這不過是所有惡夢的開端。

  她下意識地看向手機屏幕,心再度因上頭的數字狠震了下。

  未接來電188通。

  心尚未平靜,手機再度震動了起來。

  是阿遠。

  「……喂?」她接起電話,以顫抖的聲線。

  「為什麼不接我電話?啊?!」劈頭就是一聲怒斥,高亢的聲調裡飽含無以遏止的憤怒,「怎麼?剛從別人床上醒來嗎?昨晚如何?妳這婊子的浪叫都要傳到我家這來了!」

  「阿遠,我沒有……」

  「那妳為什麼不接電話?!妳他媽的不是跟其他人搞在一起是什麼?!早聽人說過——」

  喀達!

  等夏回過神來,她才驚覺自己竟將手機摔在地上。

  她大口大口地喘著氣,不敢去撿起那仍不斷震動著的手機。

  她往後退了幾步,扶著牆,撐住自己癱軟的身子。

  不久後,手機的震動聲停止了。

  鬆了口氣,在放鬆全身繃緊的神經時,一股強烈的虛脫感隨之襲來。

  終於可以暫時……

  鈴、鈴鈴、鈴……

  心頭一震,她望向沒有任何動靜的手機,而後,目光投向家裡電視機旁的電話。

  鈴、鈴鈴、鈴……

  鈴鈴、鈴鈴、鈴鈴、鈴鈴、鈴鈴、鈴鈴、鈴鈴、鈴鈴——


  心裡的震盪隨著毛骨悚然的電話鈴聲越盪越高,即便沒有接起電話,她都能想像林政遠現在正咒罵著那些不堪入耳的話語。

  婊子、蕩婦、妓女……

  她想吐。

  衝進浴室,她將自己反鎖在內,手指攀著馬桶就開始吐了起來。

  幾日沒正常進食的她吐出的只有苦澀的膽汁。

  電話仍在耳邊響著,不停歇地,永無止盡地。

  她靠在冰冷的磁磚牆上,浴室抽風機在耳邊隆隆作響,伴隨著尖銳刺耳的鈴聲,如同學校中的流言蜚語讓她覺得噁心至極。



  『欸欸,聽說了嗎?他們分手了。』

  『哈哈,這事全校都知道了吧?聽說是因為資優班那女的嫌男生配不上她?』

  『真好笑,資優班就了不起?狗眼看人低啊?』

  『還不只這樣,聽男生說,那女的好像一直背著他亂搞的樣子。』

  『搞什麼啊?在教官和老師面前就是一副乖巧的模樣,私底下竟然……哈哈哈哈!真想看看她下面有多鬆!』

  『唉,真為男生不值,偏偏愛上這樣的騷貨……』


  
  夏閉上了眼。

  眼前應是一片黑的她,此刻竟浮現出再清晰不過的畫面。

  初見面時,阿遠摘下眼鏡後的雙瞳。

  他因羞赧而發紅的耳根。

  比細雨還溫柔的吻。

  喚著她名時的上揚唇線和迷人笑眼……

  以及,那首韋瓦第四季的夏。

  夏笑了,回憶勾起了她的思念,掌心的溫度、心臟跳動的頻率、耳後的小小胎記、肩頭上由她親自印下的吻痕。

  過去的種種美好得讓她甚至都要忘了自己背上的傷、腿部大大小小的瘀青、手上的血痕……

  笑著、開心地笑著。

  而後,笑聲化為了嗚嗚咽咽的啜泣。


  她像瘋子一樣,又哭又笑,時不時地繼續扶著馬桶乾嘔,直至筋疲累盡。

  她忘了在墜入沉睡前,電話是否依然響著,只記得自己是被沉重的敲門聲驚醒的。

  「聿文,妳給我出來!」

  聽到這聲怒喝,她立即跳了起來。

  迅速擦掉臉上的淚痕,飛快整理了儀容,她馬上將浴室的門打開。

  「爸……」

  話都還不及說完,火辣的一掌就搧了過來!

  她踉蹌地跌坐在地,不明所以地看著面色鐵青的父親。

  「妳、妳、妳給我過來!」指著她的手指怒不可遏地發著抖。

  夏雖聽到了命令,但因恐懼發軟的腳卻讓她站不起來。

  父親見女兒沒有反應,氣得一腳踏進浴室,揪起她的頭髮將她硬是從裡頭扯出,隨後將她狠摔在書房的電腦前。

  「看看妳自己做了什麼!妳真是丟盡了左家的臉!」父親脹紅著臉大聲咆哮,「從今以後,妳再也不是我的女兒!」

  夏愕然地看著螢幕上的電子郵件,那是一封被大量轉發的信,收件人的數目少說也有幾百人。

  郵件中,正撥放著一段男女交歡的影片。

  而她正是片中的女主角。

  




待續。

2014年7月4日 by 甜嚴蜜魚
Categories: |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