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惡飾友》(35)

35-
  總是無法控制那見到那張容顏,自心底湧上的衝突與矛盾。

  越是像她走近,就越是看不清她。

  在柔媚外表下藏著的傲氣、圓潤天真的眸中隱含的深沉、微彎柳眉下暗懷的憂鬱。

  他見過她的喜怒哀樂,但見過,卻不等於了解。

  不論是輕蹙的眉、困惑的眸,抑或是上揚的嘴角,都僅是夏刻意呈現的表象。

  每個表情、每個反應都經過了種種算計,細細地思量過如何符合社會期待或是惹人憐愛。

  在幾次微茫的瞬間,他似乎窺見了那藏在層層疊疊厚網下的真實。

  但那絲絲情緒卻總在頻笑間稍縱即逝,飛快地在人的心頭上輕輕掠過,如同晃眼錯看的誤會。

  Ryan坐在沙發上望著在冰箱前彎著腰的夏。

  自在地讓人完全聯想不到幾個月前,他還在懊惱自己為何會與陌生女子同居。

  「要喝嗎?蘋果汁。」夏從冰箱裡取出一盒鋁箔包裝的果汁。

  「……好。」Ryan答得有些無奈,這蘋果汁明明是他買的。

  夏從櫥櫃裡取下兩只杯子後,就走回客廳。

  不用她指示,Ryan就自動拉開紙盒開口,各自倒了七分滿的果汁在兩人杯子中。

  就在果汁倒好之際,窗邊突然發出一聲沉重的悶響。

  兩人的身子不約而同狠震了下。

  「喵——」

  原來……

  「不過是隻貓。作為男人膽子還這麼小?」夏語調裡雖含著笑,但Ryan卻沒錯過那自她臉上閃過的蒼白。


  夏深深地呼出口氣,故作鎮靜地縮到沙發上,但卻身體卻往Ryan的位置挪近了些。

  差點。

  差點就要將她攬進自己的懷裡了。

  為心裡那股衝動捏一把冷汗,Ryan只得用指甲掐掐掌心,提醒自己冷靜。

  「呃,今天……」發覺沉默過於尷尬,他趕緊說話想活絡氣氛。

  磅礑——!

  巨響再度響起,待周邊恢復平靜,果不其然地又聽見幾聲貓叫。

  Ryan渾身僵硬,但為的不是方才的聲響。

  「……夏?」

  「外面、外面是不是有人?」她驚慌地抱住他的手臂,圓睜的眼正泛著淚光。

  「不,我想應該是貓而已。」他答,試著忽略胸前緊靠著他的體溫。

  「你又沒看見,你怎麼知道!」

  「要不然妳在這待著,我去外面看一下吧。」Ryan邊說邊準備起身。

  「坐下!」不料夏卻大吼了聲,抓著他手臂的手幾乎都要陷進他的肉裡,「我說了……坐下。」

  Ryan楞了楞,乖乖地坐回原位。

  「啊……喂、喂!我、我已經坐下了,妳別哭嘛。」

  「沒哭。」她癟著嘴說,但豆大的淚珠不斷地自臉邊落下。

  還說沒哭?

  Ryan哭笑不得地看著就算這時候也依舊倔強的夏,想說些什麼,可偏偏張了嘴卻又一個字都吐不出來。

  最後,他以另一手環上了夏的肩,讓她靠在自己的胸前。

  在那高傲的氣焰下,她竟是這般的脆弱。

  Ryan再度感謝杜宇告訴過他夏的情況。


  
  『那時候不只是夏的手機,連家裡的電話都整天在響。接起來後對方又掛斷,就這樣一天重複好幾百次。』

  『沒考慮換號碼嗎?』

  『換了,但對方就直接跑來她家了。』

  『……』

  『每晚都守在巷子裡,在夏回家時衝出去把她拉住,不是哭著求她回來就是威脅她要自殺。不是說說的,手上真的拿著刀子呢。』

  日復一日的。

  一想像杜宇所描述的情況,Ryan不禁一陣雞皮疙瘩。

  就連身為男生的他都覺得毛骨悚然了,更何況是作為女生的夏?

  『父母呢?怎麼不告訴家裡的大人?』

  電話另一頭的杜宇沉默半晌,好似不知道該怎麼答話。

  過一陣子,他才緩緩開口:『離婚了。』話與話間穿插了聲沉沉的嘆息,『那影片讓夏的家庭分崩離析,夏的父親這麼嚴苛,怎麼可能容許自己的女兒流出這種片子?』

  『……媽媽呢?』

  『離婚後,就回娘家了。不過這是夏的意思。』杜宇邊說,邊想起了那年夏獨自坐在玄關的身影,抬起頭看他的眼神是那麼地空洞,猶如靈魂被掏空了般,『她說她不希望母親也成為街坊議論的對象。』



  但她自己呢?

  十七歲。

  那時候他總在放學的路上與朋友笑鬧,聊的不是師長主任的糗事,就是對班上女生品頭論足,除了考試前一週外,多數的時間他都和死黨們混在一塊。

  但十七歲的夏,卻竭盡所能地收拾著自己亂成一團的生活。

  一個人。

  不過,很顯然地她並沒有漂亮地完成工作,就連剛才那貓於窗台的跳躍,都會讓她誤以為是前男友的埋伏。

  那年,在事件發生後,所有人都背棄了她。

  多數時間,她是被當成空氣般對待的,沒有人想和她扯上關係,時而投向她的眼神也只會是透漏著鄙夷和譏笑。

  那對多數人象徵著純真與青春的年紀,對夏而言,卻是夢魘的開端。

  於是,她築起了一道牆,並在牆外堆滿了木材點燃火種。

  火恣意向外焚燒著,將所有企圖接近她的一切燒成灰燼,卻燒不毁那石磚砌成的高牆。

  就算只有一點也好。

  就算會被燒傷也好。

  他想再靠近她一些,即便僅是幾釐米的距離。

  「妳黑眼圈比之前更深了。」Ryan對著終於平靜下來的夏說道。

  「也不是壞事,代表客人常買我出去。」

  「……不考慮換個工作嗎?」

  「何必呢?我並不討厭這個環境。」她輕聲地說,「至少,他們喜歡我。」

  「我也喜歡妳。」

  不知怎地,當他回過神來,他已經來不及把話收回了。

  夏聽到他突如其來的告白後,身子明顯一僵,但幾秒後,卻甜甜地笑了。

  笑了,但眼角卻還殘存著淚。

  她的笑容很美,那如月牙般彎起的眸以及嘴角的虎牙都成了烙在他心上的痕,但卻也連帶印上了她那眉間的哀戚。


  「他們說,喜歡我的神秘、我的氣質、我的內涵、我的捉摸不定。」她輕描淡寫地敘述著,接著,定睛看著同在沙發上的男人,「而你,喜歡我的什麼?」






待續。

2014年7月19日 by 甜嚴蜜魚
Categories: |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