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惡飾友》(37)

37-

  那是一家位於松江路上的酒店。

  夏越過正門後,在巷內順利找到了側門,她撩起長裙,小心翼翼地順著樓梯而下。

  入眼,是撲鼻的菸味以及十坪大的空間,裡頭擺著四五張沙發,幾位小姐零散地分坐在各個角落,有的正在吃晚餐,有的正在抽菸,有的則是正和姊妹們閒聊著。

  她有些緊張。

  精緻的妝容、領口間引人遐思的乳溝、旗袍開岔下的修長美腿……身姿不一定稱得上美麗,但肯定足以勾起男人的慾火。

  在學校,也許她有魅惑男孩們的氣質,但在這,她沒自信能與這些姊姊們媲美。

  「妳是小夏嗎?」一位頂著短髮、個頭嬌小、看得出有些年紀的女人走了過來,她上上下下打量了夏一番,隨後露出了個親切的笑容,「我是玲姐,從今以後妳可以叫我媽咪,待會我再跟妳多介紹一點,妳現在先去換衣服。」

  夏點點頭,快步走進更衣室時顯得有些羞窘,她覺得沙發上的小姐們都在盯著她瞧,甚至還看著她交頭接耳地笑了起來。

  制服是繞頸式的旗袍。

  與傳統服飾不同,多了一分情色的羶味。

  敞開的衣襟刻意突顯了胸線,哪怕是一個小動作,都有胸前走光的風險,而腰下的裙襬僅稍稍蓋及她的臀部,別說是彎腰,就連微微翹一下腳,裙內的光景都會立刻一覽無遺。

  她難為情地走出更衣間,試圖忽略其他小姐們的視線,也不想與身穿黑西裝的男性工作人員對上眼。

  「小夏,跟玲姐來。」玲姐笑了笑,把她拉進一個空包廂內。


  包廂格局雖與 KTV差不多,但光線卻更加昏暗。

  「之前有接觸過這行業嗎?」

  「沒有。」

  「好,沒關係。在妳上台前,玲姐先教妳一些事。」她邊說,邊從電視下的櫃子拿出三個形狀不同的杯子,並分別指著杯子一一說明,「這是威士忌杯、這是啤酒杯、這是水杯。」

  夏認真地聽著。

  「所謂的桌面服務,就是將威士忌從公杯裡倒進這一格格的九宮格杯中,倒一半就好,免得玩遊戲輸了倒楣的是自己。而水杯呢,也同樣是裝一半,因為這樣妳就可以在假裝喝酒的同時將酒吐進水裡。」

  「妳在這邊會遇到各式各樣的客人,來玩遊戲的、來商談公事的、來和朋友相聚的、來談戀愛的……目的不同,但他們的共通點都是很有錢。」說到「錢」字時,玲姐還用手指做出了個數錢的動作,「我們不跟客人談感情,但我們跟新台幣談。所以……妳坐得越近越好,越貼近,新台幣才會離妳越近。」

  夏聽得一楞一楞。

  把人看作錢?

  即便父親再怎麼勢利,他也不曾將有血有肉的軀體看作毫無生命的紙鈔。

  「十分鐘為一節,以妳的報班天數來看,一節的薪水為一百四十元,也就是說坐在包廂裡——我們俗稱的坐檯—— 一個小時,妳就能領到八百四十元。」

  「再簡單說一下我們的術語,客人『框』妳,表示他買下從妳進他包廂到妳下班的時間,而『全場』又分『內全』和『外全』,內全為五十六節,客人會進店裡消費,外全為六十節,直接去客人約妳的地點就好,結束就能回家不用進公司,當然妳要回店裡繼續衝節數也可以。」玲姐說到這時,可能是見到夏愕然的表情,因此停了下來,「抱歉,這些對妳來說很陌生吧?沒關係,有任何不懂都可以再問我。」

  「好。」

  「好了,那沒問題的話我們就上檯吧!」說完,玲姐站了起來。

  「等等,現在?」

  「當然啊!坐在這也是時間,不如坐在包廂裡面跑結束呢!」她笑笑地應道,不待夏反應過來,就勾著她走到另一個包廂前,「記住,想辦法讓客人記住妳。」

  語畢,玲姐在輕敲了下包廂房門後,就將夏推了進去。

  「Jerry哥,這是我們的新人小夏,她第一天來,要不要讓她陪你做一會呢?」

  被稱為Jerry哥的男人身材微胖、頂著三分頭、鼻樑上掛著金絲邊眼鏡,眼尖的夏立刻就看到他身上穿的名牌 Polo衫和幾百萬的腕錶。

  她握緊了手,感受到指甲掐進肉裡的痛楚,額頭因冷汗濕了一片。

  她覺得自己像端上桌的菜餚,而客人拿著刀叉正準備大快朵頤。

  不料,Jerry哥說出口的話語與嚴肅的外表截然不同:「我也是第一天,這個禮拜的第一天。」

  夏被這話逗笑了,原本緊張的霎時心情一哄而散。

  而這一笑,讓坐在位上的男人失了神。


  「笑容很甜,就讓她坐下吧。」





待續。

2014年8月31日 by 甜嚴蜜魚
Categories: |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