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十一月 2014

|小說|《惡飾友》(40)

40-

  那是一段病態且扭曲的關係。

  他頸上銬著的枷鎖通過一條粗重、生鏽的金屬鏈連接至她踝上鎖著的腳鐐。

  只要輕輕拉扯,對方的皮膚就會留下可佈的血痕。

  他們離不開,也動不了,以及其詭異的方式制約著彼此。

  「要出門了?不吃點東西嗎?」杜宇一聽見夏下樓的聲音,便從房內走出來。

  「不了,我不想遲到。」

  站在玄關的夏在套上高跟鞋後,舉起手,開始整理身上的洋裝。

  「……別去了。」

  男性的嗓音自身後響起,夏這才發現杜宇不知何時已來到她的身後。

  略為粗糙的手輕輕拂過夏的後頸,他替她將稍嫌毛躁的長髮抓順,並收攏到同一邊的肩頭。

  「小杜。」夏藉著撥頭髮微微地回過身來,巧妙地避開杜宇進一步的觸碰,「我沒事的,倒是你還是回家去吧,別讓你媽擔心。」

  一聽到回家這兩個字,杜宇的表情明顯變得僵硬。

  夏牽唇一笑,沒再多說甚麼就開門離去。

  酒店環境的確複雜,但她卻又不得不承認,自己因而難掩興奮。

  過去,她一直被關在籠中,美其名是被保護著,說穿了是被囚禁。

  從家裡、學校、補習班,與她接觸的所有人各個知書達禮、溫文儒雅,在踏入這以前,她沒嘗過酒的滋味、不明白二手菸直搔喉嚨深處的癢,更不知道檳榔長甚麼模樣。

  如墨的黑暗深深吸引著她。

2014年11月8日 by 甜嚴蜜魚
Categories: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