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惡飾友》(40)

40-

  那是一段病態且扭曲的關係。

  他頸上銬著的枷鎖通過一條粗重、生鏽的金屬鏈連接至她踝上鎖著的腳鐐。

  只要輕輕拉扯,對方的皮膚就會留下可佈的血痕。

  他們離不開,也動不了,以及其詭異的方式制約著彼此。

  「要出門了?不吃點東西嗎?」杜宇一聽見夏下樓的聲音,便從房內走出來。

  「不了,我不想遲到。」

  站在玄關的夏在套上高跟鞋後,舉起手,開始整理身上的洋裝。

  「……別去了。」

  男性的嗓音自身後響起,夏這才發現杜宇不知何時已來到她的身後。

  略為粗糙的手輕輕拂過夏的後頸,他替她將稍嫌毛躁的長髮抓順,並收攏到同一邊的肩頭。

  「小杜。」夏藉著撥頭髮微微地回過身來,巧妙地避開杜宇進一步的觸碰,「我沒事的,倒是你還是回家去吧,別讓你媽擔心。」

  一聽到回家這兩個字,杜宇的表情明顯變得僵硬。

  夏牽唇一笑,沒再多說甚麼就開門離去。

  酒店環境的確複雜,但她卻又不得不承認,自己因而難掩興奮。

  過去,她一直被關在籠中,美其名是被保護著,說穿了是被囚禁。

  從家裡、學校、補習班,與她接觸的所有人各個知書達禮、溫文儒雅,在踏入這以前,她沒嘗過酒的滋味、不明白二手菸直搔喉嚨深處的癢,更不知道檳榔長甚麼模樣。

  如墨的黑暗深深吸引著她。


  她在與男人談笑著的同時,窺視著這腐朽卻又不得不存在的文化。

  有些事不適合拿到檯面上講,喝點酒,酒酣耳熱之際更好開口,杯觥交錯間幾句公事幾句玩笑,縱使交談時意見相歧,年輕女孩伴在身旁,話題怎麼也嚴肅不起來。

  此外,誰帶哪位小姐出場、誰被著妻子出來玩……你掩護他、他掩飾我,形成一種相互信賴的共犯結構,以見不得光的秘密鞏固彼此的情誼。

  這是類似的社交場所,諸如酒吧、餐廳、高爾夫球場所比不上的。

  越是西裝筆挺的男人,喝了酒後越是禽獸不如。

  摟著夏的男人將臉湊近,她藉著倒酒,巧妙地躲開了他的吻。

  「小夏,就這麼不喜歡我嗎?」男人癟著嘴,故作無辜地問道。

  要不是她修養好,白眼早翻到後腦勺去了。

  夏甜甜一笑,嬌嗔著:「人家害羞嘛,大家都在看。」

  柔柔的一聲嬌喊馬上就將男人不服的情緒撫平,夏為了避免男人又再度向她索吻,她索性藉著去洗手間之名離開座位。

  為了客人之便,每間包廂都有一間化妝室,除了讓男人們能保持待在包廂內的隱密性外,也方便小姐補妝。

  夏握上喇叭鎖,這才發現門被鎖上了。

  但無奈回到座位又得穿過好幾個人的腳,她選擇乾脆在門外等著。

  客人唱著當紅的快歌,夾雜著搖骰盅、划拳的叫囂聲,這是她在這最常聽見的聲音。

  震耳欲聾的電音幾乎要刺穿她的耳膜,她勉強自己保持微笑,卻頻頻瞄向遲遲不開的門。

  就在這時,她聽見一聲細微的呻吟。

  她錯愕了下,站在原地的她突然顯得手足無措。

  音樂仍在撥放著,她能感受到自己的心臟正隨著節奏劇烈震盪。

  她垂下眼,從沒覺得時間如此漫長過。

  突然,門開了。

  踏出門外的是一位戴著黑框眼鏡的男人,他拉了拉身上的襯衫領子,臉上掛了抹似有若無的淺笑。

  而後,與夏穿著相同制服的女孩也跟著走了出來。

  夏下意識地別過眼,不去思考兩人的衣服為何凌亂,並強迫自己忽略那女孩臉上的潮紅。

  她鑽進化妝室裡,就在她想將洗手間的門帶上時,門被擋住了。

  她順著那雕花皮鞋將是視線逐漸上移,驚覺那將門抵住的正是剛才從裡頭出來的男子。

  「東西忘了拿。」黑框男人笑笑,若無其事地走了進來。

  「喔……好。」

  門喀地一聲被關上。

  夏心中倏地警鈴大響。

  男人一把將她拉了過去,讓她背抵著牆,並敏捷地將她的雙腕扣在頭上。

  「甚麼名字?」

  「……夏,小夏。」

  他勾了下嘴角,將頭捱在她的頸邊,溫熱的氣息吐在她的肌膚上,她不得渾身一顫。

  「妳這眼神很誘人犯罪,讓我很想欺負妳。」他用氣音對她說道,邊說邊刻意含了下她的耳垂。

  夏想求救,但喉頭卻乾澀得緊,平時伶牙俐齒的她此時竟一個子都吐不出來。

  她發抖著,想奪門而出,但男人如狼似虎的眼神卻讓她動彈不得。


  「我喜歡看妳這副快要哭出來的樣子。」男人用手指輕輕挑起她的下巴,仔細地端詳著她的表情,好似在欣賞一件藝術品,「這星期三我們要去夜店,妳也一起來吧。」







待續。

2014年11月8日 by 甜嚴蜜魚
Categories: |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