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惡飾友》(41)

 41-

  杜宇看著網站上最新發布的成績結果。

  學測剛結束不久,想早早上大學的學生們就得依照學校門檻選填六個志願序。

  他露出了抹淺笑,六個志願就有五所上榜,他對這結果非常滿意……雖然,父母對他的決定不怎麼開心。

  他特地放棄高分的中南部大學,讓自己的選擇侷限在北部。

  他不能離開台北,因為夏在這。

  夏是他的責任。

  接下來,只要備審資料和面試過關,他就能花更多時間陪在夏的身邊了。

  「杜宇,教室那好像有人在等你。」一名剛走進圖書館的男學生一撞見杜宇,便出聲提醒道,「快上樓吧,別讓人家等太久。」
  杜宇疑惑地皺起眉,「是誰?」

  「上去看看不就知道了?」邊說,男學生邊露出了個曖昧的笑容。

  隨後,他馬上就知道為甚麼他同學會笑得如此猥瑣。

  「學妹,妳找我?」

  站在門邊的女孩一聽見熟悉的聲音忽地渾身一震,抬眼的剎那頓時羞紅了臉。

  及肩的短髮襯托出她清秀稚氣的臉,裙長端莊地落在膝蓋上方沒做誇張的修改,抿唇時無意露出的酒窩讓她清新的氣質添了一分嬌羞。

  她是男學生間出名的雛菊,未染世間的一粒塵埃。

  「杜宇學長,那個……」她忸怩地抓著毛衣角,黑白分明的大眼低垂著,不敢直視前方的人。


  杜宇不是傻子,看她這副模樣以及平時注視著他的熱烈視線,他大概也能猜出這與他同車隊的學妹打算說甚麼。

  「學長,我知道你最近在忙著準備考大學——」

  「妳既然知道我忙,就不該來這。」杜宇冷不防地打斷了她的話。

  只見學妹臉上霎時一陣白,雙眸溢滿了錯愕。

  他避開了她的注視,但說話的嘴卻沒有停下,「每天都在考試與自習間循環,休息的時間也全都被占據,說真的我沒有心思想其他事……學妹,如果妳跟我一樣升上高三,妳也能明白我的感覺。」

  再笨的女孩聽了這話,都明白這是委婉的拒絕,他甚至連讓她告白的機會都不給。

  她咬著唇,白皙的頰上染上激動的潮紅,淚水沾濕了長長的睫毛。

  他有些不忍。

  但這已是他將傷害降到最小的唯一方法。

  「杜宇,你怎麼忘了說還有人等著你照顧?」一聲帶著嘲弄意味的女聲自身後響起。

  杜宇下意識地咂了下嘴,惡狠狠地瞪向徐步走向他的人。

  「席娟,妳不要多嘴。」

  「不說清楚,對學妹不是太不公平了嗎?」她將垂下的髮絲撥至耳後,露出美麗的頸項,「你說你忙,說你沒心思,但卻有時間天天往夏的家裡跑不是嗎?」

  「學長,夏是……?」

  「席娟,別說了。」杜宇低喝道。

  這幾個月來,他刻意避開她,為了就是怕自己一個情緒控制不住,但如今,席娟卻自個上門找碴,還刻意挑起關於夏的事。

  他無法忍受那尖銳的聲線喚著夏的名。

  「學妹。」席娟優雅地步至女孩跟前,動作親暱地搭上了她的肩,「妳太純了,他是不會注意到妳的。他愛的是那種夠騷、夠蕩、懂得玩弄男人,但在最後搞得自己汙穢不堪的那種渣。」

  「席娟!」

  這聲大吼嚇得女孩拔腿就跑,轉身之際流下的淚不知是出自於心痛抑或是恐懼。

  席娟轉過身,露出鄙視的眼神,並發出一聲輕笑,「唉,我有說錯嗎?越骯髒的你就越愛,恨不得整顆頭都埋在她的腿間吧?」

  一個箭步衝上前,杜宇差點就要往她的臉上摑下一掌,但在動手的前一秒,思及她是女生的他只得將怒意轉向牆壁,沉沉地往石磚牆拍下一計。

  席娟瞇起眼,端詳著那打在牆上的手,暗暗佩服杜宇的好修養。

  「我這人向來不想和別人豢養的狗說話。當然,你也別想我為剛才的話道歉,我沒那精力也沒那時間。」她沒好氣地說著,「只不過,有件事我想是該讓你知道。」

  「有屁快放。」

  聽到這話,席娟差點氣得直接走人。

  為甚麼只要一牽扯到夏,他們就會變成有別於平常的另一種人?林政遠是如此,杜宇更是……就連她自己也是這樣。

  恨極了、愛極了的後果。

  ——對夏。

  她如大火,以熾熱的火舌延燒了他們的世界;她如龍捲風,以狂暴的風速翻攪了他們的生活。

  直至她離開,火勢依然沒有被撲滅、風仍狂亂地肆虐。


  「林政遠已經申請上國外的大學了,短期內不會再回來了。」







待續。

2015年1月2日 by 甜嚴蜜魚
Categories: |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