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2013

|小說|《惡飾友》(15)

15-


  「酒量好嗎?」那時,在辦公室裡的教授突如其來地問了一句。


  「呃……應該還可以。」


  「很好。」


  才剛進門的Ryan答得莫名其妙,不解地看向將西裝外套披上的師長。


  而現在,他終於明白教授當時問這話的原因了。


  「常聽徐老師提起你,不喝不相識,先來一杯如何?」同桌的男人邊說邊拿起了裝有威士忌的杯,Ryan見了,連忙也拿起自己的杯子回敬。


  酒精的灼熱順著喉嚨滑下,宛若一把小火自胸腔燒進了胃。


  見到Ryan空了的杯,掩不住喜色的王教授大笑出聲,「老徐,這小子真是老實!怪不得你寵著他了!」


  徐教授笑笑,「說寵著也太過了,但這孩子老實聽話倒是真的……以後若有機會,還期望你能多多照顧他啊。」


  兩個男人交換了個眼色,心照不宣地笑了。


  學術,當真只靠知識無以立足,不成群結黨,豈能於派系鬥爭下存活?


  他這是在替自己的學生鋪路,也是在為自己的名上添光。


  徐教授瞄了眼身旁的傻小子,勾了下嘴角。


  就在這時,小姐們陸陸續續走進。


  三四位教授旁都被一位位穿著短禮服的女子坐滿,唯獨Ryan身邊的位子仍是空著。

2013年12月29日 by 甜嚴蜜魚
Categories: | Leave a comment

|小說|《惡飾友》(14)

14-


  坐在沙發角落的女人邊滑著手機,邊和身旁另一名女子嘻笑。


  「詹哥昨天多好笑妳知道嗎?他喝醉就算了,竟然還直接吐在人家的餐廳裡欸,超離譜的!」說話的,是店裡的紅牌——芸芸。


  「真的假的啊?他昨天到底喝了多少?」蓮欣笑得將眼線都畫歪了,只得拿出棉花棒清理重畫,「看他平常臭屁成那樣,這下出這麼大的糗,他臉真是丟大了!」


  芸芸尖聲笑著,紅著臉,興奮地繼續說著:「妳昨天沒來真的太可惜了,海鮮真的很好吃,我還問他們說能不能打包給妳!但因為詹哥後來吐了……」


  「蓮欣,上檯了。」高總從休息室外探進頭來。


  「咦?那麼早?」蓮欣噘嘴小聲抱怨了句,用手拿起一高一矮的兩只杯子,站起身來,「芸芸,待會聊!」


  「別喝醉啊。」芸芸笑著揮揮手。


  門再度關上。


  「嗯?怪了,聽妳們剛剛聊天,我才知道蓮欣昨天沒晚宴,詹哥不是向來都會買她的嗎?」等腳步聲遠去後,艾咪才不經意地問著,問完,順勢抽了口手中的菸。


  聽了這話的芸芸,嘴角不禁勾起,但眼裡卻沒有一絲笑意。


  「哼,這還不是要怪她自己?」她冷笑了一聲,艷紅的唇勾起的是如彎刀的弧,「誰叫她上次晚宴表現太差,惹得詹哥生氣,這回才不買她出場。」

2013年12月8日 by 甜嚴蜜魚
Categories: | Leave a comment

|小說| 《惡飾友》(13)

13-

  一夜未眠。


  Ryan見到鏡中的自己,不禁啞然失笑。


  眼下的黑眼圈深得嚇人。


  他朝自己臉上潑了把水,襲來的冰涼稍稍振奮了下他萎靡的精神。


  夏……八成還在睡吧?


  昨夜,他伴在她的身旁,像哄著孩子的母親,輕拍著她的背助她入眠。


  疲倦讓他數度闔上了眼,但每每睡意正濃,他就又會被懷中的人兒驚醒。

2013年12月7日 by 甜嚴蜜魚
Categories: | Leave a comment

|小說|《惡飾友》(12)

12-


「妳剛剛偷看了那個男的吧?」低沉的嗓音摻著一絲怒意,宛若獵犬的低嚎讓夏全身一顫。


「我沒有,我只是……」


「妳有,而且妳在勾引他。怎麼?妳這人就這麼飢渴?」眼鏡後的那雙眼正注視著她,透出的妒火與醋意幾乎將她身吞活剝。


「……」


「手機給我。」男人命令道。


她全身狠震了下,才慢吞吞地從口袋掏出手機交至他的手上。


男人動作熟練地操作著,好似早就習慣她手機的介面,他將通聯記錄、簡訊收寄件夾全都完完整整地翻過一遍,最後才打開了聯絡人資訊。


男人的視線霎時變得凌厲。


「我不是說過,聯絡人只要我一個人就夠了嗎?」他低喝著,握著手機的手因激動而微微發顫。


「但我們要討論分組報告……」


「妳是找藉口想爬上人家的床吧?賤貨!」


「沒有!我真的沒有——」


啪!


話還來不及說完,迎來的便是火辣的一掌。

2013年11月30日 by 甜嚴蜜魚
Categories: | Leave a comment

|小說|《惡飾友》(11)

11-

  「妳在找這個?」


  在翻箱倒櫃的聲響持續數分鐘後,Ryan終於忍不住開口。


  聞言,蹲在地上的夏才抬起頭,腳邊散落的是紅藥水、紗布……等等應在醫藥箱內的物品。


  她望向他手裡持著的東西,而後皺起了眉。


  「你知道?」邊說,她邊接過了那已替她撕開包裝的OK繃,語氣毫無感謝之意。


  「看妳右手舉著,我就猜應該是受傷了。」Ryan輕描淡寫地答道,並不打算說出他目睹她受傷的過程,「剛好我那有幾個,就給妳吧。」


  以頭髮濕漉漉的情形看來,她原應是在洗澡,八成是因為忍受不了傷口不同進水的疼,所以才不得不出來。


  水珠自染濕的上衣及成束的髮落下,惹得他倆身周的地一片濕,但身為屋主的夏顯然不以為意。


  夏看了眼手上的OK繃,又看向站在她身旁的男人,陷入沉默,好似在思索什麼般。


  Ryan心頭一顫,夏那不經意的一瞥,猶如無聲地告知她看穿了他,卻也像純粹帶著惡意的戲弄。


  喉結滑動了下,他想別過眼,但又忍不住想看清自己在那漆黑瞳中的面容。

2013年11月24日 by 甜嚴蜜魚
Categories: | Leave a comment

|小說|《惡飾友》(10)

10-

  打從第一次見面開始,Ryan就知道夏與眾不同。


  但他卻從沒想過,她所從事的竟是那種行業。


  晦暗的燈火與瀰漫的酒氣,不襯她那不食人間煙火的氣質,但又矛盾地,適合她那無法捕捉的虛無縹緲。


  他不知道該如何面對夏。


  在知道這事後,他還未與她說過一句話,而現在,離他的新住處已剩不到一分鐘的路程。


  心臟,鼓動著。


  劇烈地,不安地。


  夏在家嗎?若在家,是待在客廳,還是自己的房內?要是不小心碰到面了,他又該說什麼好?


  他猶豫著,腳步也因而躊躇。


  這時,一道身影忽地印入他的眼簾。


  夏?


  心狠震了下,他不明白為何這女子總是出現得讓他措手不及。

2013年11月16日 by 甜嚴蜜魚
Categories: | Leave a comment

|小說|《惡飾友》(9)

09-

  手機響了。

  工作結束後,走在路上的夏突然感到外套口袋傳來的震動。

  看了下螢幕上顯示的名,她輕扯了下嘴角。

  小杜。

  她接起電話:「嗯?」

  電話另一頭的男人抿了下唇,麻癢的感覺不安分地搔著身裡蠢蠢欲動的情慾。

  他喜歡夏那慵懶的鼻音,似有若無的性感。

  「替妳找來的新室友如何?」他問,企圖保持聲音的平靜以不洩漏心癢的信息。

2013年11月9日 by 甜嚴蜜魚
Categories: | Leave a comment

|小說|《惡飾友》(8)

08-

  店裡播的歌總是那幾首,而現在放的正是夏最愛的曲目。


  女人沙啞的歌聲裡有著濃厚的鼻音,呢喃般地在琴聲中輕輕哼著。


  「還沒開桌就要檸檬汁,怎麼?昨晚喝多了?」穿著白襯衫黑長褲的微胖男子將裝著液體的玻璃杯遞給了夏。


  夏笑而不語,答案不言而喻,在接過檸檬汁後,就又踩著高跟鞋回到供小姐休息的包廂去。


  一進入燈光昏黃的空間內,印入眼簾的就是坐在沙發上的五六位女人,各個身上穿著的都是能展現自己身材優點的洋裝。


  就跟自己一樣。


  「夏?妳來啦。」艾咪吐出一縷煙圈,笑著看向她手上的杯子,「看來昨天晚宴不怎麼輕鬆吧。」


  「是啊,妳也知道,欽哥醉了就是那德行。」夏苦邊苦笑邊在她身旁坐下。

2013年10月19日 by 甜嚴蜜魚
Categories: | Leave a comment

|小說|《惡飾友》(7)

07-

  飯後,Ryan隨性地躺在床上,盯著天花板,任由無章的思緒在腦中閃過。

  與夏間的距離總像這般似遠似近。

  輕易撩撥起人的心緒,又恣意離開。

  ……簡直任性得像隻貓。

  喀拉。

  嗯?

  Ryan還沒來得及反應,熟悉的女聲就在耳邊響起。

  「哦?原來你沒在睡啊。」夏在揶揄的同時勾起嘴角。

2013年9月15日 by 甜嚴蜜魚
Categories: | Leave a comment

|小說|《惡飾友》(6)

06-

  紅酒燉牛肉、炒蔬菜、牛尾湯。

  兩菜一湯,應該是夠他們吃了。

  Ryan看了下鐘,時針已經快指向八,但夏卻還沒回來。

  手機也沒任何消息,這讓他實在有些懊惱。

  他當時怎會忘了問她會幾點回來?

  無奈現在傳簡訊問的話,又怕會打擾她的工作。

  正當Ryan在考慮是否要將湯重新熱過一遍時,房外傳來了一聲巨響。

  用力甩上車門的聲音。

  隨後,是聽不清的話音。

  Ryan踮著腳,悄悄地走向離馬路最近的窗戶,想一探究竟。

  銀色的Porsche在狹窄的巷裡格外顯眼。

  Ryan皺起了眉,不明白為何這裡停了輛高級跑車。

  不論怎麼看,這裡的住戶都不像會買這種車子的人。

  不過Ryan對於跑車的關注馬上就被轉移了,因為他見到了那在車門前彼此緊抱的男女。

  夏?

2013年8月24日 by 甜嚴蜜魚
Categories: | Leave a comment

|試閱| 《悖德之都》(3)

03-

  幸虧負責人在拍賣會開始前進門催促,蔚黎才勉強逃過一劫。

  既然作為「性奴」展示,他們自然得以最嫵媚撩人的姿態出現,因此被分得的衣物,皆是僅能堪堪遮住重要部位的單薄布料。

  下腹的藍色羽毛隨著他的移動,於他兩腿之間來回搔著,惹得他奇癢難耐,最後蔚黎只好乾脆坐下,以免去這種不必要的麻煩,雖然幾乎裸露的臀部在觸及冰冷的大理石地後,又是一陣煎熬。

  他將在臉上僅佔有四分之一面積的面具重新戴好,希望能稍稍降低被認出的風險,又或者,不過是想讓自己好過一些罷了。

  手腳都被鐵鐐禁錮著,就算長了副翅膀,也會因沉重的金屬而動彈不得。

  自尊心猶如被踐踏在地,他寧可自己不曾與霍克家有過任何瓜葛。

  這身丟臉的打扮、這副羞恥的模樣……若被貴族們知道了,叫他要拿什麼臉面對往後的日子?

  啊……不對,不被虐待至死就是萬幸了,他竟然還妄想回到過去的生活。

  他可忘了,自己現在不過是個性奴罷了。

  蔚黎苦笑了下,嘲笑自己不長記性。

  「勞力奴的競標到此結束,感謝大家的支持!」高亢的音調自耳邊響起,激動之情溢滿而出,甚至引得聲線有些顫抖,「緊接著,是大家引頸期盼的美人們!」

  以指尖挑開布幔,蔚黎從後台清楚地看見那身穿華服及長靴的矮胖男人站在台上,手拿麥克風,興高采烈地呼喊著。

2013年8月23日 by 甜嚴蜜魚
Categories: | Leave a comment

|小說|《惡飾友》(5)

 05-

  夏的名字?不知道。

  家人及朋友?不清楚。

  工作或興趣?也不曉得。

  Ryan突然發現,他竟對自己的同居人一概不知。

  夏不曾說過自己的事,就算Ryan真提起勇氣問了,估計她也只會給他一枚白眼。

  唯一知道的,僅有她生活上瑣碎的小習慣,以及……內褲的顏色。

  Ryan尷尬地將目光自陽台上的衣物移開,有些羞窘。

  愈與夏相處,他對於常識的定義就愈感到模糊。

  到底為什麼夏可以泰然自若地把貼身衣物和他的四角褲晾在一塊……

2013年8月20日 by 甜嚴蜜魚
Categories: | Leave a comment

|試閱| 《悖德之都》(2)

02-

  這裡是奴隸市場?而且,依照這情況看來,他恐怕就是要被拍賣的商品!

  一意識到自己的處境,絕美的金眼倏地閃過一絲恐懼,但蔚黎立刻抓住僅存的最後一分理智,強迫自己冷靜下來。

  使盡全力,他試圖掙脫將雙手綁住的粗繩,但縱使他因過度用力脹紅了臉、斗大汗珠紛紛自額角滑落,繩卻分毫未損,反倒是他的手被勒得疼痛不已。

  看著同樣動彈不得的雙腿,蔚黎的一顆心便不住地往下沉。

  糟了,不快點的話……

  就在他心急如焚之際,呀地一聲,陳舊的木門再度被打了開來。

2013年8月17日 by 甜嚴蜜魚
Categories: | Leave a comment

|小說|《惡飾友》(4)

04-

  喀。

  噠、噠噠……

  細微的聲響雖讓躺在床上的男人皺了下眉,但不影響睡眠,翻個身,又沉沉睡去。

  刷拉——!

  巨大的開窗聲讓Ryan從床上跳了起來。

  「……夏?妳怎麼在這?」因剛起床,他聲音有些沙啞。

  落地窗外的人影聽到聲音,手邊動作一滯,而後將窗開了個縫,好讓頭探進來。

  「晾衣服。」搖了搖手上的衣架,夏看Ryan的眼神就像看個白癡。

2013年8月13日 by 甜嚴蜜魚
Categories: | Leave a comment

|試閱| 《悖德之都》(1)

01-

  寒風刺骨,陣陣襲來,雪花漫飛,飄散天際融於繁星之中。

  白霧伴隨著人們的吐息冒出,拉高衣領後,行人趕忙將手插回口袋,疾步走於街上。

  夜色如墨。

  放眼望去,城裡盡是單調的黑灰色彩。

  然而,陰鬱的氣息卻無能侵入那高聳護欄後的繁華。

  蔚黎輕握著酒杯,一語不發地望著窗外晦暗的花園,無視杯中香醇美味的紅酒。

  深紅色的絨布地毯、金縷線裝飾的沙發、棕色的浮雕畫、璀璨的水晶燈……與外頭大相逕庭,宴會中皆是帶有暖意的色彩。

  但,顏色再怎麼溫暖,卻始終無能暖和蔚黎冰冷的指尖。

  抬眼,無意間見到了窗上映著的自身倒影,他不禁苦笑了下。

  金色的眼眸。

  眉頭微微一皺,握著杯的力道加重了幾分,但他在聽見叫喚後,便又立即換回了那溫和無害的笑臉。

  「欸?這不是霍克家的二少爺嗎?」一位體態豐腴,身穿平口禮服的婦人巧笑著說,同時輕搖著手上有羽毛綴飾的摺扇。

  蔚黎微微一笑,恭敬地欠了下身,並輕輕拾起婦人戴有蕾絲手套的手,「您好,勃德曼夫人。」語畢,在她手背上印下一記輕吻。

  勃德曼輕笑出聲,以扇子稍稍掩住了嘴,「沒想到你還記得我。」

  「對於美人,我向來過目不忘。」說完,蔚黎直起了身。

2013年8月12日 by 甜嚴蜜魚
Categories: | Leave a comment

|CWT*35|《悖德之都》小說本 資訊頁

▼小說本 販售資訊-

【書名】悖德之都
【封面封底】

















【簡介】  
  詛咒、淫慾、謀殺、醜聞、囚禁……
  以「復仇」之刃,揭開藏於榮華下的腐朽——
  最沉重的過去、最醜陋的人性。

  Wolf & Hawk
  相互狩獵、舔舐傷口的狼與鷹。

【作者】嚴夙
【繪者】人魚
【規格】A5 / 黑白內頁 / 膠裝
【字數】約11萬字
【預定截止時間】2012/12/13 截止,當天會公佈預定名單
【取向】耽美R18
【價格】250 NTD
【小說試閱】[00]  [01]  [02]  [03]  [04]  (試閱至此章)

2013年8月10日 by 甜嚴蜜魚
Categories: | 2 comments

|小說|《惡飾友》(3)

03- 

  「Ryan,你找到房子啦?」說話的是同在研究所念書的阿杰。

  兩人下午都沒有課,因此正打算各自回家。

  彼此稱不上共享秘密的摯友,但也不是交情比水還淡的點頭之交。

  「是啊。」回答的同時,Ryan連同租金一併說了。

  「哦?這麼便宜?」阿杰挑了下眉,頗感意外,「真幸運,設備齊全嗎?有那些家具和設備?」

  「廚房、衛浴都有,採光也不差。」稍微想了下,Ryan才接著說:「電視還有第四台。」

  最後這點,他是憑著夏昨天吃泡麵所看的節目說的。

  「哇!以這價錢租到這種房子,可真被你賺到了!」阿杰用手肘頂了下Ryan,邊戲劇化地抖動臉上的濃眉,「房東先生可真是佛心來著,要是他還有別的屋子想要出租,可記得跟我說啊!」

  Ryan點了下頭,但表情有些尷尬。

  不是房東「先生」,而是「小姐」。

2013年8月4日 by 甜嚴蜜魚
Categories: | Leave a comment

|小說|《惡飾友》(2)

02-

  Ryan的行李不多,只有一套盥洗用具、三套衣服,以及幾本研究所用的書。

  房間約四五坪大,裏頭擺著彈簧床、書桌及衣櫃, 窗外有個簡單的陽台,可供他晾衣服用。

  以這種低價租到這家具齊全的房子,可真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當然……如果忽略同居人是女生這事的話。

  夏。

  屬於這季節的名。

  素著的一張臉有些暗沉、不知是過敏還是睡眠不足的黑眼圈、身穿T恤短褲、腳踩夾腳拖。

  這是他對夏的第一印象。

2013年8月3日 by 甜嚴蜜魚
Categories: | Leave a comment

|小說|《惡飾友》(1)

01-

  「呃……請問房東在哪?」良久,男人才終於打破沉默,問向以慵懶姿態倚在門邊的人。

  「在你眼前。」那人答道,眉頭因不耐而稍稍攏起。

  「但妳是女的……」

  盤在腦後的長髮、深邃的大眼、雖不明顯但仍能辨識的胸部……所有特徵都顯示了跟前人兒的性別。

  「所以?」女子的語氣顯得更煩躁了。

  「跟我通電話的是男生,所以我以為……」

  「那是我朋友。」連話都不讓人說完,女子便直接打斷。

  「……」

  「……」

  而後,是陣尷尬的沉默。

  「不租拉倒,我可沒時間跟你玩你問我答的遊戲。」好似對此再也無以忍受,女子索性挺直身,轉身步入房內,就要把門關上。

2013年8月2日 by 甜嚴蜜魚
Categories: | Leave a comment

|CWT34| 【甜嚴蜜魚】擺攤公告

參加場次:CWT34

活動地點:台大綜合體育館

擺攤日期:8/11(日)  ※只有第二天唷 

攤位號碼:N78






******


販售物:

1.《人魚之靈》小說本 
售價:180元
►點我進入小說本資訊頁






2013年7月17日 by 甜嚴蜜魚
Categories: | Leave a comment

|微小說| 鮮奶油蛋糕 (微腐慎入)

  這是絕對不可能的。

  叮鈴鈴鈴。
  「歡迎光臨,請問妳們需要什麼樣的商品呢?」門邊的風鈴響起之時,我立即揚起了一個燦爛的笑容。
  果然,剛進門的兩位女學生見到我後,便馬上羞紅了臉。
  「我、我想買蛋糕。」其中一位留有一頭長髮的女生結巴地說,說話的同時,還緊張地抓著長毛衣的下擺。
  我以詢問的眼神看向另一名將頭髮燙卷的女孩,那女孩一感受到我的視線,便連忙慌亂地搖手,說:「我是陪她來的。」
  我微笑點點頭,自櫃台內走出,好一一為她們作介紹,「我們的蛋糕有非常多種,偏酸的水果口味和較甜的巧克力口味都很受歡迎喔!」
  女孩們一愣一愣地點著頭,但卻沒有看著我所指的蛋糕,反而是死盯著我,要不是我對於這種情況早就習以為常,我還真會以為自己的胸前被貼了一個標價的標籤。

2013年6月30日 by 甜嚴蜜魚
Categories: | Leave a comment

|PF*18| 【甜嚴蜜魚】擺攤公告

參加場次:PF18

活動地點:台大綜合體育館

擺攤日期:4/27(六) & 4/28(日) 

攤位號碼:首日I28 / 次日H28   (嗚嗚,PF每次兩日都是不同攤位Orz)






******


販售物:

1.《人魚之靈》小說本 
售價:180元
►點我進入小說本資訊頁






2013年4月7日 by 甜嚴蜜魚
Categories: | Leave a comment

|微小說| 你是否還會聽我說


  方糖、蜂蜜、鮮奶油、伯爵茶……香甜的氣味渲染了整個空氣——妳身上獨有的味道。

  第一次見到妳,是在茶會上。

  我一眼就看到了妳的存在——繫著黃色緞帶的紅髮直燒進我的眼。

  很難去形容那究竟是什麼顏色,單純用「紅」這詞不除以詮釋剎那間衝擊我的震撼,比晚霞還要燦爛、比初陽還要明亮的燄色,襲捲了整個視覺。

  我從沒看過這般絢麗的色彩,甜美的笑靨在貴族間的面具格外耀眼,讓我不由得看傻了眼。

  似乎發現了我熱烈的注視,妳突然轉過頭,精緻美麗的臉就這麼地與我相望。

  我雙頰滾燙,妳因而笑彎了眼。

2013年3月9日 by 甜嚴蜜魚
Categories: | Leave a comment

|隨筆| 日本關西札記

2/13~2/17 我和父母跑到日本關西去了
生平第一次的日本行就獻給今年的寒假了

第一天我們的行程是到東大寺若草山梅花鹿公園
看見東大寺的佛我震撼到只有一個感想:好大!
除此之外,我的記憶就全部留給那群超積極主動強攻的梅花鹿了

公園沿路都會有人賣草餅,那是一種專給鹿吃的食物
這邊的鹿很有靈性,牠只要看見你買了餅......就會死命的跟著你!
當然不會白白給牠,要吃就要付出才行
餵食之前要對鹿說:おれい (讀音:o re i),也就是敬禮的意思
鹿真的會乖乖對你點頭,真的太可愛了!

2013年2月17日 by 甜嚴蜜魚
Categories: | Leave a comment

|隨筆| 噗浪表情符號 茶喵

明天我們全家要去日本 \(´∀`)♪

趁著放假的最後一週好好的去玩五天

這次要去的是關西一帶,明天要去奈良的梅花鹿公園給鹿追逐
請熱情的衝撞我吧小可愛們 !!!!!!!!

懷著興奮到噴鼻血(?)的心情,我製作了新一款的表情符號:茶喵
不是兔子,牠是貓

2013年2月12日 by 甜嚴蜜魚
Categories: | Leave a comment

|隨筆| 寒假已經過一半了(茶)

甜嚴蜜魚的第一次出本,是在去年的暑假,結果一轉眼,半年過了,現在都已經是寒假了。
前陣子因為期末將至,所以好一陣子沒上來更新,忙了一個月後終於熬到了寒假,結果就是每天過著充實(?)的生活(o☻ܫ☻o)

寫小說→看動畫→看漫畫→寫小說......(無限循環)
唔喔,真是非常的幸福啊!

2013年2月4日 by 甜嚴蜜魚
Categories: | Leave a comment

|腐小說|《黑貓同居人》(6)


  此刻,我盤著腿,坐在地上,眼神兇惡地瞪著我眼前的黑毛球。

  「你這傢伙……」我握緊了手,憤怒地皺緊眉頭,隨後手一舉,就準備朝毛球揍下一拳——「還有閒情逸致睡覺啊!」

  和班導道別後,我原本是打算趕去上課的,但眼明手快的秋桐一見,一伸手,就揪住我的領子往反方向拖。

  就這樣一路拖回了宿舍房裡。

  就算我嚷著說翹課會被記過,但他卻直接以「那傢伙不敢」為理由,輕鬆地把我打發掉。

  不去上課沒關係,反正懷著滿腹疑惑的我也聽不進一點課,但……

  怎麼會有人不負責任到,丟下滿頭問號的我,一進門就呼呼大睡?!

  ……而且還乾脆化為貓的型態。

  「喵。」懶洋洋地翻了下身,正巧避開了我的拳頭,讓我的手直接撞上地板。

  頭頂冒煙的我顧不得手上的疼,再度掄起拳頭——

2013年2月3日 by 甜嚴蜜魚
Categories: | Leave a comment

|腐小說|《 黑貓同居人》(5)


  看了下課表,下一堂課的上課地點在隔壁棟三樓的教室,於是我準備好待會要用的課本後,便從位上起身。

  雖然還不是很了解對方,但為了撫平開學第一天的不安感,通常大家都會找個自己較為順眼的人搭話,然後在遇到需要人陪伴的時候,便會自然地走在一起。

  但我想,在短時間內,這事對我來說應該是不可能了。

  才剛開學,就在教室內大吵大鬧,還被老師記住,大家怎麼可能會主動來接近看起來像問題人物的我?

  我無奈至極地嘆了口氣,為自己多舛的校園生活感到有些焦慮。

  抬起腳,我準備朝門口走去。

  「喂,去哪?」

  數根青筋爆出。

2013年1月28日 by 甜嚴蜜魚
Categories: | Leave a comment